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云雾二十五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有人把我窗户打碎了

发布时间:2019-08-19 18:53 类别:GL百合

?
  文案:表里不一温柔攻×开朗贱怂嘴炮受
  恻隐之心,欲盖弥彰。
  ①有存稿
  ②无原型
  ③吸烟有害健康,早日戒烟有益健康
? ? 作品标签:唯美百合,年上,搞笑,相爱相杀,双向暗恋。
?
?
第一章 耶稣佛祖神有没有份
  “我定位发过去了,”睢改雨站在烟火迷蒙的餐馆后门,腿边是厨余垃圾桶,里边儿什么都有,一股子恶臭,她侧身望着幽长的窄巷沉默了很久,直到手里的烟即将燃尽灼到了食指,“嘶……媳妇儿,你能来找我吗?”
  “你等着我。”
  睢改雨淡淡地“嗯”了一声就听到女老板又在喊她,她抿了抿起皮的嘴,最终还是挂了电话。
  .
  三月底,段雅雅请了假去Z市找睢改雨。
  睢改雨在Z市一个小县城的餐馆里当服务员,她人特别开朗,又会说话,只要是她想搞定的人,就没有搞不定的,店里女老板被她哄得五迷三道的。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等下班了带你去我住的地儿。”
  段雅雅以为睢改雨会接她,睢改雨没接她,她自己找来了,睢改雨让她带着个行李箱坐在柜台等她下班。
  收银的也是个姑娘,饭点人有点多,那姑娘忙不过来,段雅雅帮着她算钱。
  “你是改雨的朋友呀?”小姑娘才十六七,声音特别甜,“改雨的朋友都老厉害呢。”
  段雅雅张了张嘴看向那小姑娘,“……还……还有别的人来找过她啊?”
  “对呀,上星期有个男的来找她,长得老帅嘞。”小姑娘说着说着,稚气未脱的小脸红了个透,“他对改雨特好。”
  段雅雅欲言又止,从柜台间抬眼看向店里来去匆匆的睢改雨。
  .
  晚上十点店里基本没什么人了,剩一桌喝酒的老爷们儿还没走,一天下来小餐馆里烟酒气混杂,段雅雅受不了这个味儿,窝在收银台玩手机,直皱鼻子。
  睢改雨给他们又上了盘花生米就收工了,跟老板打招呼下班,到柜台帮段雅雅拿行李。
  “走吧,回家。”
  .
  睢改雨租的房在城郊,十点没公交,她骑着刚来时候买的二手电动车载段雅雅回家。
  北方三月底的夜晚也是飒飒冷,风刮人脸上跟刀子似的,睢改雨把头盔给了段雅雅,段雅雅搂着睢改雨的腰把她掉了扣儿的大衣拉得紧紧的,贴着她的后背,没出息地流了眼泪。
  让她哭的事儿还在后头,出租房从外面看像危楼,住十楼没电梯爬断腿,一室两厅,没厨房,房门怎么看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劣质红漆木。
  “你饿不饿?我去楼下给你买烤红薯啊。”睢改雨整张脸冻得紫红,笑得眼睛都眯成月牙状。
  “我不吃,你别出去了。”
  睢改雨脱了大衣挂在门后,扭过来脸就看见段雅雅坐在沙发上哭。
  “怎么了?怎么了?媳妇儿……你怎么又哭了?”
  “你闭嘴!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行叭。”睢改雨拿着抽纸盒半跪在沙发上,边打着哈欠边给哭成泪人的段雅雅递纸。
  .
  睢改雨用热水壶烧了壶水给段雅雅泡泡面,水烧沸的时候段雅雅已经不哭了,鼻尖红丢丢的,鼻涕直流。
  “你可别哭感冒了。”她吹着杯子里的热水,摸着不怎么烫了才递给段雅雅,“喝热水。”
  .
  “睢改雨,你怎么想的?”
  “……”
  段雅雅环顾四周,年久失修的出租屋像个破四方盒子,屋顶的吊扇陈年的灰和蜘蛛网混杂缠绕,吊在半空动也不动,“你辞职就是为了过这样的日子?”
  “……”
  “你怎么想的?你给我说说?”
  “我、我觉得挺好的。”
  她住的这个小区住了至少两百户,原住外来,留守空巢,偷子扒手,陪酒坐台……段雅雅口中的“那种日子”,人家过了十几年还多。
  .
  “家里人都等着你回去呢。”
  段雅雅从来没有凶过自己招惹的这尊阎罗,难听话她说不出口,只能耐着- xing -子好言好语地劝,“跟我回去好不好?”
  睢改雨又在咬起皮的嘴。
  “……面快泡泛了。”
  沙发上的人翻了个白眼,无语地看着屋顶的吊扇。
  .
  段雅雅要住下,屋里就一间卧室,睢改雨不舍得段雅雅受冻,破天荒地开了暖气。
  真可谓铁公鸡身上拔毛。
  “你平时不开暖气的?”段雅雅踢了床上抠手机的女人一脚,让她帮忙收拾行李箱,“你听没听见我说话?”
  “听见啦!段雅雅,你比我妈还烦人。”
  “呵。”
  .
  半夜十二点,睢改雨还在熬,被窝里一双脚丫子捂不热,段雅雅把她的脚放在自己两/腿/之/间夹着暖,暖着个冰坨似的。
  “睢改雨,我只请了三天的假。”
  “你在这再呆一天就回去呗,你看我这情况,没法带你玩儿,而且我手里真没钱。”
  “你叫我过来你还不跟我回去?你死不死啊?”
  “你自己要来的……”
  “你看你那怂样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