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邻居今天掉马了吗+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宁烛

发布时间:2019-08-23 15:17 类别:GL百合

甜文情有独钟网配
?
  文案:时妍的邻居是个漂亮的“哑巴”小姐姐,身娇体软易推倒。
  宣竺:快上,攻啊!
  时妍:劳资可是直的!
  再后来...
  时妍痴汉脸:笕笕真可爱 jpg.
  自从时妍听到过封离的声音之后,做梦都想日日夜夜都伴随“他”的声音入睡,后来这个梦想实现了:).
  是一个没心没肺小傻子莫名其妙收货一只小可爱的故事(^v^)
  辣鸡写手受Xcv大神攻
  实用指南:内有一对bg副cp,戏份不会太多,坑品有保证,欢迎跳坑,不接受恶意人参,因为我blx.
  有小天使吃言情的话可以看看我其他的坑,喵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网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妍、沈笕 ┃ 配角:n多 ┃ 其它:
?
?
第一章?
  闽城地处西南,气候炎热,今年尤甚。
  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地面,时妍穿着印着哆啦A梦的睡衣蓬头垢面的从小区露出头。
  出来之前她特意查了气温,红色高温预警,温度直达40度,这个温度里是个鸭子也该熟了。
  只不过刚出来几分钟,时妍立刻热汗淋漓,汗水迷了眼。
  都说这样的天里能把人约出来,肯定是有着很深的交情,时妍蹙眉,查看自己“交情”所在的位置。
  终于,视线扫向对面时,时妍有些窒息,似乎是生怕别人认不出,街道- yin -凉处一个身穿荧光绿的矮个男人绿的耀眼,心里吐槽几句,她抬脚走了过去。
  这人的衣服后面写着四个大字,绿茶快递。
  的确是有够绿,时妍默默评价。
  签收完之后时妍目光扫向对面,立刻朝着家里的方向狂奔。
  在时妍路过离小区不远的那颗梧桐树时,头上一沉,似乎落了什么东西。
  时妍立刻敏感的抬起头,树上一只乌鸦鸣叫着迅速飞开,她气的头疼,猜到了头上是什么个东西。
  时运不济,太特么倒霉了吧!
  “臭乌鸦,再给老娘看见就炖了你。”放完狠话时妍迅速的回了家,快递随手一扔,她立刻进了浴室,偏过头发丝上沾着一小坨白色与黑色混合的物体,把衣服都脱了之后,她打开热水器,准备洗个澡。
  时妍暗暗吐槽,都是宣竺这个死鬼的锅。
  寄个什么鬼东西这么神神叨叨的,放着国内那么多知名快递不用,非得找了个听起来就很不正规的公司。
  绿茶快递,科科。
  怎么不叫红茶?
  最可气的是它是不派送到家,必须亲自下去拿。
  洗着洗着时妍突然察觉到不对劲,花洒水势渐小,她狐疑的盯着,突然萌生一个不好的预感。
  “不会要停水了吧。”时妍不可思议的拍了拍出水口,扳了扳开关。
  水珠从花洒的缝隙落入地上,“啪嗒”的响。
  时妍气的脑壳疼。
  这运气她能去买个彩票吗?
  财神爷能给她安排一下吗?
  迅速的出了浴室,她裹上浴袍,拿着手机跟宣竺吐槽了一句:“你最近是不是瘟神附体了?”
  还没等到宣竺回复,她就匆匆的走到了对面。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时妍特意把头发扒拉开露出一张清秀但黑眼圈深沉的脸。
  酝酿出笑意,时妍屈指轻轻的在门上敲了几下。
  门发出细微的响动,打开一个瘦削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打断了时妍想好的措辞。
  大脑陷入混沌,她呆呆的看着邻居。
  似乎是因为常年不着阳光,她的皮肤是一种病态的白,很瘦,五官很精致,一双鹿眼清澈见底,时妍沉默,视线落在邻居的脖颈。
  平的,没有喉结。
  虽然她的短发的确容易混淆视听,但真实的是个漂亮的小姐姐。
  时妍展唇一笑:“你好,我就住你隔壁,想问一下你家是不是也停水了?”
  邻居神态显得极其不自然,甚至时妍还捕捉到一抹局促。
  半晌,她摇摇头。
  时妍立刻舍弃那点脸皮,笑的狗腿:“小姐姐,借你家浴室一用。”
  邻居慌乱的点头。
  时妍迅速的去洗了个澡,洗完之后她心情舒畅,笑意加深:“谢谢小姐姐。”
  邻居漆黑的视线锁定着她,莫名的时妍面红耳赤,逃也似的去了浴室。
  你害羞个毛线,时妍吐槽。再好看人家也是个女生,噫呜呜噫。
  洗完澡后时妍给邻居道谢,邻居手在后颈摸了一下,没吱声。
  时妍这才察觉到不对,狐疑的眨了眨眼睛,发现了一丝端倪。
  貌似从她进门到现在这位邻居一句话都没说过。
  难道是个哑巴?
  时妍不可置信,或者说是无法接受,这么好看的小姐姐居然是个哑巴?
  所以该说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吗?
  上帝在给予你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带走一些东西,没有谁是十全十美的。
  -
  回到家之后时妍才发现手机已经炸了,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宣竺打了60个电话,平均30秒一个,她接听之后问道:“蠢猪,你最近干什么坏事了,连累我跟你一起倒霉。”
  “别诽谤了成吗?我这周上了金榜收益翻了几倍好吗?”宣竺不屑,从鼻子哼出一个单音,“倒是你中邪了吧,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家?”
  说起这个时妍就有些无语,这还不都是她母上大人刘云南的锅。非说找了个什么大仙给她算了一卦,口口声称她以前住的那个地方煞气重,风水不好。
  恨铁不成钢的母上对此深信不疑,特意花了四五千找大仙给寻了个风水宝地,威逼利诱死活让她搬过来,反而来了之后时妍觉得自己像个行走的人肉衰机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