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下)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0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情有独钟甜文快穿
第78章 雏鸟的羽毛(12)
  规则变更之后的第五十天, 法则之间开始逐渐崩塌, 囚徒们的生存空间及环境每一天都在变得更糟。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平静的除了真正的疯子之外,大概也就只剩下安明晦和诺亚了。
  即使云城之下的地界已经被杀戮所充斥,安明晦也还是每天平和地笑着,带着诺亚一起每天悠闲地穿梭在厚重的云层之间散步, 简直像是提前开始了退休生活。
  等到存活的囚徒人数不足三百人时, 云城也终于开始坍塌,原本平稳的云层开始接连消散, 化作一缕缕雾气散入了空气中。
  “这里也要崩毁了啊。”
  站在云端望着远处正在快速消散的云层,安明晦一边遗憾地感慨着,一边伸手拉住了诺亚, 笑着问:“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回到地面上了。”
  在这里的生活快要结束了,他的谎言也只剩下三个, 不多不少,也还算够用。
  “你会成为胜利者。”抬起手臂环抱住安明晦的腰肢,诺亚许诺一般轻声回应道, “我会帮你。”
  “我拭目以待。”可惜我注定不能成为胜利者。
  安明晦微笑着颔首,然后看准了云层恰好消散到他们面前的时候, 带着诺亚转身一起纵身跃下。
  下落了大概几秒钟之后,他背后的羽翼骤然舒展开来, 带着诺亚一起在空中滑翔而过,在不断下降高度的同时还笑着询问:“想给他们一点小惊喜?”
  认真地用魔法护住自己的腹部,确认腹中的孩子不会被飞行中的疾风凉到,诺亚那双金黄的眼瞳直勾勾地望着逐渐放大的地面, 微微眯起,点了点头。
  “不要太过火,吓吓他们就足够了。”
  嘱托了这样一句之后,安明晦松开了揽着诺亚的手臂,然而诺亚却先是反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凑上来讨要了一个亲吻,这才松开了手任由自己在重力的作用下快速向着地面落去,期间那双眼睛也始终注视着他,一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远到看不见了为止。
  一阵格外熟悉的爆炸在地面上轰然响起。
  安明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后也跟着加速俯冲了下去。
  神只从天而降,未必就是好的预兆。
  在临近到达地面时,安明晦身后的翅膀却突然猛地一挥,硬生生止住了向下俯冲的趋势避向了左边,将将躲开了迎面冲来的火龙。
  闪避开突如其来的攻击后,他也丝毫没有停顿,而是手中瞬间出现了一张精致的银色长弓,拉开弓弦的同时一支魔法凝结而成的箭矢出现在了弓箭上。
  箭矢伴随着劲风- she -向地面的森林,与从那里冲出来的第二个火龙撞在一起,双方同时伴随着魔法冲撞引起的剧烈波动消散无踪。
  施施然挥动着羽翼慢慢降落地面,安明晦微笑着看向面前目眦欲裂的人:“主教大人怎么突然这么心急?”
  “是觉得我亵渎了神明吗?”
  这也很正常,刚才诺亚的动作不小,主教曾经身为教廷中最虔诚的信徒之一,能够察觉到那属于神只的力量和气息也不奇怪。
  “其实这没有必要,严格地说教廷信奉的是光明神,并不是诺亚。”
  侧身躲过又一次攻击,安明晦心情复杂地看着对面这个已经接近癫狂的男人,叹息了一声:“本来我是想跟您做一笔交易的,可是看来您现在的状况已经不适合谈论这些了。”
  “安明晦。”
  顺着声音抬起头,安明晦看到诺亚从旁边的树丛中走出,神色平静,身上的衣服也丝毫未乱,单从外表丝毫看不出他刚才干过什么。
  而诺亚对于主教的存在也并没有给予丝毫的反应,只几步走到安明晦的身边,十分自然地与他贴在了一起,一只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腹,定定地望着他道:“我想要。”
  一个沾满了Alpha气息的Omega说出这种话,谁都不会把这句话理解为其他的意思。
  安明晦注意到主教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露出了扭曲而不敢置信的神情,那样子看起来像是会随时动手把他撕碎一样,但古怪的是对方事实上没有一丝动作,只维持着原本的样子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显然是诺亚做了些什么。
  孕期的Omega会格外依恋自己的Alpha,安明晦反复确认过诺亚的确是没有怀孕,但是对方依然会呈现出相应的状态。
  心理暗示可真是种神奇的东西……
  毫不夸张地说,安明晦经历了这么多个世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频繁地交过公粮,第二- xing -别的划分以及信息素对人的影响简直是太磨人了。
  “现在不太合适,稍微忍耐一下好吗?”拍了拍诺亚的肩膀,安明晦轻声道,“我们现在还要处理这边的事情,等到一切结束之后……”
  “我们会一起离开这里,到了那时会有很多时间,不是吗?我由衷地希望在离开这里之后,您的每一天都能过得愉快。”
  还剩下两个谎言。
  这是任谁都能一眼识破的谎话,能离开法则之间的幸存者只有一个,但安明晦知道既然这是自己说出来的,那么无论它是否荒谬,诺亚都一样会相信,所以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刚才送去了那些小惊喜,至少这几天里应该还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随手回抱着诺亚的腰身,安明晦抬眼看向了惊怒交加的主教,一只手拥抱着神只,另一只手抬起放出一道凌厉的风刃,顷刻间刺穿了主教大人的心脏。
  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最初他还只是个普通的数学老师,如今却也能这样面不改色地杀死一个人了。
  虽然安明晦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在任何情况下都坚持不让自己的手染上鲜血的人,但也还是不由得有些感慨。
  “你以前大概是没有什么心情欣赏这个大陆的?”这个问题问出来也没什么意义,他很清楚诺亚曾经身为至高神,却是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丝毫兴趣,宁可安静地在神座之上沉睡也不愿意施舍给大陆上的信徒们分毫关注。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