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111)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被涂黑的部分:即使这样也……)
  ·
  (小声哔哔这文没坑)
?
?
第73章 雏鸟的羽毛(7)
  法则之间将会剥夺入内者最为重要之物。这算是一条潜规则, 没有明确说出来, 但法则之间内的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就好像有盗贼失去了双腿, 也有歌者失去了声音, 而安明晦失去了说谎的自由。
  所谓的“重要之物”未必真的是具象化的什么东西,也可能是某种精神、某种意志、某种心愿。
  那么诺亚失去的又是什么?安明晦最初以为是神只那强大无匹的力量, 一直到目睹了诺亚看到自己的血液竟然像是凝固了一般、无法再溢出分毫时眼底流露出的神情,他才真正意识到诺亚付出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是那份深入骨髓的骄傲。
  “我已经破例给过您选择的权利了, 既然您不愿意回归原本的世界, 那就继续这场奇妙的旅行。”一眼都没有多看诺亚,变幻成精灵的开发者笑盈盈地转过身, 优雅地行了一礼, “我由衷期待您的表现。”
  要说恶劣程度的话,大概这整个法则之间里也找不出一个能与这位开发者相提并论的囚徒。
  随着开发者的身影消失,安明晦也感到周身的束缚顷刻间消散,便伸展着刚才一直有点蜷曲的翅膀落回了地面,无奈地替怔忡着的诺亚止住了手腕上再次开始渗出的血液。
  他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对于诺亚而言大概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便绝口不提那些,只挑了个不那么刺耳的话题:“割得这么深,您不觉得疼吗?”
  “……你拒绝了什么?”并未回答他的话,沉默片刻后, 诺亚才低声问道。
  安明晦也知道刚才诺亚是听得到自己说话的,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倒也不感到惊讶,只保持着平静温和的微笑,波澜不惊地回答:“是一个离开的机会。我承认这或许是个很好的报酬, 但总有些事物是不能用来做交易的,毕竟即使是喜欢说谎的骗子也总会有自己的底线。”
  “好了,不要想太多,这只是一个突兀的小插曲。”在伤口上轻轻涂抹上一层药,安明晦擦掉指尖残留的药物,活动了一下筋骨,笑着道,“请不要一副不开心的表情,您始终都是我敬仰着的神只,一些暂时的屈辱就别太在意了可以吗?看,那边飞来了两个小家伙。”
  打着转移注意力的主意,安明晦示意诺亚去看天空中飞过的两只有着纤长尾羽的鸟雀。
  他用了一点小伎俩,把那分别有着黑白羽毛的两只鸟雀吸引了下来。
  那是两只如双生子般模样长得完全一样的鸟,只不过身上的羽毛一个是纯黑一个是纯白,环绕在他身侧灵动地上下飞舞着。
  诺亚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被处理妥帖的伤口,又看向面前被两只鸟儿围绕着嬉戏的天使,那对舒展开的羽翼在阳光下就好像折- she -着柔和而美丽的光芒。
  安明晦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嘴里轻声哼唱着旋律轻快的歌谣,其中还伴随着鸟雀清脆的鸣叫声。
  无论是从外表还是气质看来,这个天使都无疑是十分美好的,甚至到了惑人心神、令人忍不住怀疑这样的美好是否有可能真实存在的地步。
  即使这一切都是骗局也好,至少现在诺亚还不想安明晦死亡。然而在刚才那个神秘的来访者面前,他却什么也做不到,除了仅剩的视觉、听觉、触觉之外,几乎完全失去了对于躯体的控制权。
  对于安明晦而言,如今的他是否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价值?也就没有必要再给予他那些虚假的称赞与认可。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问题,诺亚下意识地选择了反驳。
  ——不,不可能,绝不会这样……
  安明晦正逗弄着那两只鸟雀,就冷不丁感觉到身侧涌来一阵格外浓烈的信息素,当下错愕地转过头,下意识询问了一声:“诺亚?”
  才刚刚经历了那样的情况就发.情,这未免也太过心胸宽广了?
  心里忍不住这样腹诽,但安明晦也清楚诺亚的发.情经常是毫无缘由和预兆的,所以也不至于为此太过惊讶。
  真正让他惊讶的是这一次信息素的浓度高到恐怖了。
  上前一步接住差点软倒在地上的诺亚,他没去看被惊走的那两只鸟,甚至自己也受到信息素的影响双腿一软险些跟着跪倒在地。
  Omega的信息素太过于浓烈,安明晦明显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甚至连临时建起一个树屋都顾不得,只能拖着诺亚迅速找了邻近的一个山洞,难得动作有点粗鲁地把人放在了洞- xue -的最里面,然后就立刻退到洞口处,用魔法隔离开了自己和诺亚。
  诺亚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激烈的情潮,安明晦也被弄得狼狈万分,匆忙间用魔法控制着两人的信息素不会散到远处,自己已经因为那浓郁的花香而有些不妙。
  在这种时候Alpha的理智是很不可靠的,他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力在本能的叫嚣下迅速瓦解,为了不让自己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他索- xing -咬牙给自己灌下了一瓶魔法药剂。
  不是什么□□,只会在一定时间内使人失去力气动弹不得,而接下来需要祈祷的就是在这段时间里不会有人发现他们。
  安明晦尽量让自己贴在冰冷的石壁上,但即使这样也丝毫无法缓解身体内灼烧起的热度,甚至不断飘入鼻内的信息素还让这热度越发高涨,不断地激起更加深重的欲.念,头脑中甚至无法抑制地升起了某些原始而暴力的念头,想要去将山洞深处的那个Omega狠狠贯穿,彻底占有。
  这个山洞并不很深,诺亚靠坐在最里面的石壁上,依然能看见安明晦在洞口处不自觉地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身后的翅膀也跟着收拢起来,他的脸上全是汗水,神情中有着明显的隐忍与痛苦,不知什么时候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但即使是这样对方也依然没有站起来跨越这薄薄的一层屏障,明明只要这样做了就可以轻松地将发.情带来的苦闷爽快地宣泄出来。
  为什么能做到这样?Alpha对于Omega本就应该有着与生俱来的渴望,就好像Omega也同样渴望着Alpha一样,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忍耐下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