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34)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师弟、师弟……”
  思绪被打断,安明晦睁开眼抬头看向站在树荫下满脸委屈地望着自己的萧承渊,见对方不知怎么的竟然红着眼圈,不由失笑:“师兄这是怎么了,哭哭啼啼的被师傅见了定要挨训。”管一个年纪能当自己儿子的小孩叫师兄,习惯了之后倒也并不觉得别扭。
  他站起身,伸手拭去萧承渊眼角隐隐闪现的泪花,熟练地掏出一块糖塞进对方嘴里:“可是跟广煊他们玩闹时摔疼了?”
  这几日萧子骞与几位老友相约叙旧,各自都带上了家中妻儿,以便让小辈们多见见面熟悉一下,若是日后长大了能结为知己相互扶持自是最好。可惜的是萧夫人因为近日偶感风寒,未能一同前来,父辈们又都在里屋谈话,安明晦便觉得自己应当多注意些这孩子,免得他受了委屈。
  不过安明晦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在树荫下小憩片刻,自家师兄就成了这般哭唧唧的样子,那可怜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他日后会长成一个威风凛凛的大侠。
  萧承渊摇摇头,张嘴想要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又咽了下去,只委屈地低下头含着嘴里的糖果。
  他仔细打量一番,这才发现萧承渊的衣服颇为凌乱,好几处染上了泥土,甚至小腹的位置还有一个脚印,明摆着一副受了欺负的模样。
  小孩子打闹起来不知轻重,也常是非不分,即使这一切都可以用年幼无知搪塞过去,但安明晦却从不愿一笑置之。
  当下脸色便是一沉,他仔细地为萧承渊拍掉身上的泥土,柔声询问面前这个与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师兄可愿意跟我说说事情始末?若是告诉我,今晚便给师兄多讲些故事。”
  萧承渊明显犹豫了,但最后还是摇头,低着头不敢看他,只小声道:“我没事的。”
  叹了一口气,安明晦拉起自家师兄的手,便向着之前他们玩耍的庭院走去:“男子汉大丈夫,怎可白白让人欺负了去?日后若是我不在了,师兄也应当学会为自己出头才是。”
  “师弟不会不在。”小师兄闷声反驳。
  安明晦笑了笑,没有再回答他,踏入庭院后很快便看到了那几个聚在一起玩耍的孩童,他便拉着不太情愿的萧承渊走上前,平静地问:“劳驾问一下,方才可是你们中的谁跟我师兄打架了?”
  其实这句话即便不问他也心中有数,脾气这么坏的也无外乎就是……
  “谁跟他打架,我就是想教训教训他而已!”
  果不其然。
  这里有三位少年一位少女,其中最高的那个红衣少年趾高气昂地站出来,扬着头一脸不屑地瞪着萧承渊:“明明就是废物一个,天天就知道躲在师弟后面,真不知羞!你要是想为他出头,我就连你一起打!”
  “无礼至极。”他皱着眉,面露不悦地看着广煊,伸出一只手臂挡着自己身后的小师兄,“令尊便是这样教养你的?师兄他年长于你,你不以礼待之便罢了,竟还欺侮于他?你若现在好好给师兄鞠躬道歉,这事也就过去了。”
  其他几个孩子俱是被安明晦这冷着脸的模样吓坏了,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在他们印象中这个小师弟总是笑眯眯的,脾气特别好,从来都没有生过气。
  只有广煊,依然梗着脖子不愿意服软,正要再说上什么,就见安明晦突然闪身来到他身侧,脚腕灵巧地一勾他的腿,双手制住他的手臂,轻而易举地就把人放倒在了地上。
  好歹跟着萧子骞学了几年武功,对付一个不设防的少年还是可以的。
  “你!你卑鄙!胜之不武!!”被面朝下按在地上的少年气得涨红了脸,拼命地挣扎着,扭过头气愤地瞪着他。
  “你仗着师兄- xing -子内向不喜争斗,便以武力相欺,岂非卑鄙之举?”安明晦继续绷着脸,一本正经地说着,“我若是以君子之道待你,日后又该如何对待真君子?不过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
  “答应我好好给师兄道歉,日后好好相处,我便放开你。”他控制着力道既不会弄疼了广煊,又不至于让人挣扎开,“否则,我便把你绑在这里,让这院落里的婢女小厮、令尊令堂全都看到你这狼狈模样。”
  广煊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又用力挣扎了几下,发现还是挣不开,又被他那冷硬的语气所慑,顿觉心里委屈得不行,不甘不愿的声音中甚至带上了哭腔:“我知道了,我给他道歉还不行吗!你放开我!你整天就知道护着他,偷偷给他讲故事,给他好吃好玩的,总是陪着他玩,偏心鬼!”
  一听自己竟然把人弄哭了,安明晦赶紧把人拉起来,看见广煊那跟刚才的萧承渊一样含泪的眼圈,顿时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一会儿的功夫竟然因为自己惹哭了两个孩子。
  “哪有你说的那般严重,只不过师兄和我待在一起的时间长些罢了。”他软下态度,一边温声解释一遍给满脸不服气的广煊擦眼泪,“你若是想听故事或者做什么来找我就是了,莫要拿师兄撒气。”
  “那我给他道歉,你陪我去河边摸鱼。”广煊带着鼻音道。
  一直在旁边手足无措地看着的萧承渊突然出声反对:“不行,师弟身子不好,怎么能沾那么凉的水!”
  ——这对冤家。
  暗自感慨了一句,安明晦耐心地继续安抚两个赌气的少年:“没事,我没有那么弱不禁风,一起去捉鱼也挺好的,没有关系。”这座别院旁就有一条小溪,溪水并不深,水流也比较和缓,即使几个孩子去,有自己和侍卫看着也不至于有什么危险。
  见安明晦答应下来,广煊便乖乖地如约给萧承渊低头道了歉,只不过那眉眼之间还满是得意,反倒是他的小师兄看起来更难过了。
  “好了,你们两个都回去换身衣服,然后就去旁边的小溪。”
  广煊天生是个急- xing -子,哪还顾得上衣服脏不脏,直接一把拉了他的袖子,便急匆匆地向着院外跑去:“换什么衣服,反正下了水都要- shi -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