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43)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情有独钟甜文快穿
  安明晦早就习惯了萧承渊的针灸治疗,便也没有制止,只顺手将书放到一旁, 配合地任由对方敞开自己的衣襟。
  有区别的地方在于这次下身的衣物被全部脱掉,所以他现在只有上身松松垮垮地套着松散的亵衣, 正面朝上平躺在床上,颇为不自在。
  取出一根银针, 萧承渊拉来一把椅子放在床边, 将细长的针在指间轻捻几下,随后便将其准确地刺入一处- xue -位。
  这次针灸持续的时间很短,涉及到的- xue -位也不多, 大概只用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安明晦便看到萧承渊开始收起针具。
  然而效果确实非常明显的,他明显地感觉到身子热了起来,都说久病成良医, 他大概记得刚才那几个- xue -位是有活血作用的, 但身下另一处随着针灸进程逐渐升起的反应却是让他极为尴尬。
  因为没有衣物遮挡,所以萧承渊明显也看到了, 但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似乎是在意料之中, 这又让安明晦以为这是针灸后的正常反应, 也就不多说什么。
  然而下一刻萧承渊的举动却是让他惊得瞪大了眼。
  只见他的师兄翻身上了床,双腿分开跨坐在他的身上,一只手解开自己本就系得松散的衣袋,另一只手打开了那个精巧的盒子,露出里面装的透明油膏,用手指挖出一些便涂抹到了他身下起了反应的那个部位。
  这是什么疗法?世界上有哪种治疗是需要这种形式的吗?
  “师兄!!”因为太过震惊,他的声音都有些失真。
  “怎么?”萧承渊平静地询问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片刻,此时已经握着他的那处抵在了自己后方,似乎下一秒就打算坐下去。
  安明晦生怕他真的坐下去,便双手扶住对方的腰际,无心欣赏手下柔韧的触感,焦急地制止道:“你这是做什么?!快点停下!”
  “莫要任- xing -。”萧承渊如此说着,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十分不赞同他阻止自己,“初次不习惯也属正常,做得多了便适应了。”
  如果这是场梦,那一定是他做过最恐怖的噩梦。
  面对萧承渊毫无波澜的冷淡脸,安明晦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脑子里像是炸开了一样乱成一片。
  且不论- xing -子如何,萧承渊却是长了一张足够好看的脸,尤其是此刻刚刚沐浴后带着- shi -气的黑发柔顺地披散在身后,沾- shi -了身上本就已经敞开的白色亵衣,旁边床帏半掩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熏香味道,这一幕还是值得被称赞一句活色生香的。
  如果被跨坐在身下的人不是他自己就更好了。
  下一刻,他就感到萧承渊的身子微微向下压了一点,然后便清晰地感觉到身下那个挺立起来的部位被一个温热而柔软的地方吞进了一点点。
  “!!!”被吓得头皮发麻,安明晦松开抓着萧承渊腰际的手,转而用手臂扶着床板挪动身子让自己与对方的位置错开些许。
  “师兄,够了!”他狼狈地推拒着,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我真的要生气了!”
  让安明晦极为震惊的是,萧承渊的脸色突然沉下来,看起来竟然比他还要生气,伸出手抓住他的两只胳膊,面色沉郁地道:“该做的就要做,以前未曾关注这些是我疏忽,今后更该加以弥补。”
  “你在说些什么?”他简直不敢置信,也想不通对方怎么能在这种时候还说着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这种事岂是随便同谁都能做的!”
  “不想同我做,师弟又想要何人来?”萧承渊依然没有松开抓着安明晦的双手,眸色变得越发深沉,仿佛其中酝酿着狂风暴雨,“广煊?范语兰?那些外人怎可随意近你的身。”至于再其他的人选,更是连被加入否决的范围内都不配。
  被压在身下的安明晦是第一次像这样正面感受到来自萧承渊的杀气与威压,一时间不由得愣住。
  “其他事宜都任凭师弟喜好,唯独这个不行。”见安明晦好像被自己吓到了,萧承渊便放缓了语调,低下身子与自家师弟面对面相互直视,轻声哄着,“我会轻些慢些,不必害怕。”
  说实话,本来安明晦虽然震惊紧张,但还真的没觉得害怕,然而萧承渊这样说完之后,他开始怕了。
  或许他中午那时候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可是这代价未免也太惨重了。
  “师兄,你冷静一点。”他也放平了语气,试着通过语言交流来解决目前这个尴尬的局面,“我没有别的意思,但你至少要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这样做。”
  因为刚才的挣扎,安明晦的头发有些乱了,萧承渊见他态度有所缓和,便松开抓着他的手替他理顺了那几缕发丝:“师弟说得对,适当行房对于身体有益,以前未曾想到,实在不该。今后我会时常帮你纾解。”
  给自己挖了个坑的安师弟:“……”
  他的本意是让师兄适当考虑下自己的婚姻大事,即使对语兰没那个意思,那若是能遇见其他合适的女子也是好的。
  但是安明晦不敢解释,毕竟前车之鉴现在就摆在面前,他有点怕解释之后师兄会马上去准备婚事然后穿上凤冠霞帔推着自己去拜堂。
  “师兄,话是这样说,但在我看来这种事只能与心爱之人做。”安明晦垂下眼睑不再看萧承渊,说话的口吻听起来似乎对自己的师兄失望极了,“却没想到师兄竟是这般看轻自己。你这样做,是将你我置于何地?说了那样的话,又将广煊他们看成什么人?”
  “……”这是安明晦第一次用这种态度对萧承渊,那失望的语气让萧承渊方才的气势荡然无存,几乎是立刻就僵硬了,“师弟……”
  “我有些困了。”说着,安明晦抬手合拢了自己被敞开的衣襟,依然没有抬眼去看萧承渊,“今夜还是不要如往常那样同榻而眠了,也好让你我都各自想想清楚。”
  睁大了眼睛,萧承渊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师弟,我……”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