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47)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萧承渊自己没什么英雄救美的兴致,但遇上这种事也不吝出手。一是觉得这样低劣卑鄙之人师弟定然不会喜欢,二是愤怒这些人的言行举止过于粗鄙污秽,平白污了师弟的耳目。
  那姑娘转头看向门口,看见萧承渊的时候也没什么惊讶或是感激之情,反而是目光触及到安明晦时感兴趣地挑起眉梢,但也还是没多说什么,转身便上了楼。
  对于这样的眼光安明晦也早就习惯了,那些去流云阁拜访萧承渊的人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都难免流露出异样的神情,其中有些并没有恶意,毕竟一般人第一次看见坐轮椅的人也难免感到新奇。
  大堂内的风波平息下来,躲到后院避风头的驿站老板也就回到了厅堂内,看见有新的客人进来,便连忙笑呵呵地问:“客官这是要住店?”
  “三间房。”萧承渊在掌柜算账的桌上放下几两银子,冷漠的神色让那谄媚的掌柜也不敢凑上前来,“晚饭送上去,做些好菜,必须干净。”
  那掌柜的自然是连连点头应下,但萧承渊心中依然不甚满意,这地方虽然算不上荒郊野岭,但也明显指望不上这样的小驿站真能做出什么好饭菜。
  果然早上出门时不应当听从师弟的劝阻,就该把厨娘也一起带来的。
  这一会儿功夫广煊和范语兰也进了驿馆,萧承渊弯腰抱起安明晦在掌柜的带领下走上楼梯,广煊就跟在后面继续负责拎着轮椅,一路把轮椅送到他们的房间才转身回了自己屋。
  以前在流云阁里的时候安明晦也算是被萧承渊来回抱惯了,这还是头一次在外面当着别人面被抱来抱去,又让他忍不住叹了几口气。
?
?
第30章 正道至上(9)
  在自己的轮椅上坐定, 安明晦想着虽然冬天日落得早,但现在时间也并不晚,便打算先找些事情做打发一下时间。
  “师兄, 待……!”
  他瞪大了眼, 惊愕地望着萧承渊那张近在眼前的脸,根本没能反应过来师兄怎么突然过来索吻,就已经被萧承渊趁着愣神的功夫撬开了牙关,两个人唇舌交缠时发出的细小水声听得人面红耳赤。
  “师兄!”安明晦努力地转过头,却使得两人舌尖之间牵扯出的银丝被扯断后落在了他的嘴角,紧接着又被萧承渊轻轻舔掉。
  “还有八次。”
  他轻咳一声, 拿出手帕擦掉嘴角残留的- shi -痕,抬眼看向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萧承渊:“师兄这样孟浪,上次讲到一半的故事可就听不到后续了。”
  萧承渊微微睁大了眼,随即十分痛快地选择了认错:“对不起。”
  “呵呵……”没忍住笑出了声,安明晦十分无奈地看着自家在这方面依然没有什么长进的师兄,“怎么唯独在这方面,就总跟个孩子一样?”
  这么多年以来, 他一直隔三差五地在临睡前讲上一段故事, 这些故事有的来自于曾经在现代看过的小说电影, 也有些是从这个世界的书本上看来的,而不管他讲的故事以什么为主题, 内容新奇有趣或者无聊冗长, 萧承渊都会很喜欢听。
  虽然会因此被安明晦取笑, 但萧承渊始终不觉得这是什么需要羞愧的事, 也没有要戒掉这个爱好的意思。
  “这附近没什么好景致,待到了繁华的地界,便不再赶路,带你四处转转。”许诺完后,萧承渊又想到了一些缺漏,便严肃地补充一句,“但青楼不行。”
  师弟平日讲的那些故事里,也常有男子在烟花之地遇到一位娇俏佳人的桥段,而这种事是务必要杜绝的。
  安明晦无奈地摇摇头,虽是觉得萧承渊实在想得太多了,但面上还是应了下来:“好,师兄说了算。”
  两个人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说着话,一直到了店里的小二端着做好的晚饭来敲门。
  萧承渊起身去打开门,接过小二手中的木盘,转身将其放到桌上,便推着安明晦来到桌边,自己也坐下从怀中取出了用于试毒的银针,在一旁事先煮沸过的水中清洗干净。
  然而这一次还未等他将针尖插入菜肴之中,便突然皱起眉头,端起其中一盘炒菜凑近鼻前仔细嗅闻了几下,随即脸色骤然- yin -沉了下来,抬手就想要将手中这盘菜砸在地上。
  一直在旁边注意着的安明晦眼疾手快地将他拦住,轻声问:“师兄,先别着急。”
  看萧承渊这反应,这饭菜显然是有问题的,但也不必这么急着问罪,最好能等下毒的人自投罗网。
  “找死。”萧承渊恼火到了极点,被安明晦拦着没能摔了手中这盘菜,便将其粗鲁地放回桌上,站起身便要拔剑出鞘,看起来是打算立刻去将那下毒的人杀了。
  这饭菜里下的是能致命的□□,虽然用在里面的毒本身并不罕见,但若是他们不设防又不会医术,就这样吃下去后果也不堪设想。胆敢把主意打到师弟身上的人,萧承渊一个都不想放过,只想立刻将那人碎尸万段。
  “冷静些,既然有人下了毒,总会有所图谋。”安明晦抬手拉住萧承渊的手腕,稍微用了些力气让对方重新坐了下来,以只有彼此能听见的音量道,“师兄你去告诉广煊和语兰莫要吃这饭菜,然后我们就在这里等一等,下毒的人总会自己找上来的。”
  如果现在把萧承渊放出去,那怕是会闹得整个客栈鸡犬不宁,直到逼问出下毒之人为止。
  即使只是片刻,萧承渊也十分不愿意让安明晦离开自己身边,所以他皱着眉坐在那里,被安明晦一连劝了几句,才不情不愿地归剑入鞘,将房间的门从里面锁好后来到窗边,打开窗户轻巧地翻了出去。
  安明晦独自坐在屋子里,只等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看见萧承渊又从窗户翻了进来,面色比刚才更加不虞:“他们的饭菜无事。”
  “这样啊,那就好。”微笑着应道,安明晦垂下眼睑略一沉思,也大概猜到了下毒的是什么人。
  到此,其实事情已经解决了大半,安明晦平静地倒了一杯茶水——这茶是萧承渊一早就检查过了的,并没有问题。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