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49)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当时萧承渊侧身站在旁边,看着安明晦一如既往姿态端庄地坐在轮椅上,屋内的烛光映得他面颊微红, 也使得那本就温润好看的轮廓更加柔和了几分, 听着他亲口说出那几句与他本人一贯的形象作风不符的话语。
  自家师弟并不是永远都那样温柔包容, 这个事实使得他不可抑制地兴奋起来。
  而此时屋里并没有人注意到,不只是萧承渊的神色有异, 还有那一直安静地坐在床边的菱秋在见到安明晦这般表现后, 也是眼前一亮, 一双动人的眸子紧紧盯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瘦弱身影, 似乎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趣。
  在场所有人当中还是广煊的反应最快,他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了萧承渊的眼神有些不对劲,随后立刻一手一个揪住脚下两个人的衣领,甩下一句“那我们自己处理了”后转身就走。
  范语兰也跟着抓住剩下的那一个人,笑着向屋里的两人知会一声,便关上门跟着广煊一起走了,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理会那些人恐惧的求饶和喊叫。
  “师弟……”轻轻唤了一句,萧承渊走上前一步,正想要再靠得离安明晦近些,再与师弟更亲密些,就看到眼前一道紫色的身影已经先一步扑了过去。
  “你原来是这么有意思的人!”
  菱秋蓦地站起身向着安明晦扑过去,却在半途中又不得不以脚尖点地扭转身子以闪避那道袭来的剑光。
  “滚出去。”萧承渊的剑尖指着菱秋,表情和话语都冰冷得令人生畏。
  “你这人真是讨厌。”菱秋不高兴地哼了一声,随后又笑弯了眼睛看向安明晦,伸手解开自己的面纱,露出面纱下那张美艳的脸对他道,“你可看清楚了,这是我的长相,很好看吧?不比你旁边那个脾气又臭又硬的家伙差对吧?”
  那确实是十分漂亮的面容,带着几分西域人特有的风姿,眼窝深而鼻梁挺拔,一颦一笑之间都带着十分迷人的风情。
  虽然行为古怪了些,但对方看起来暂时并无恶意,安明晦姑且对她笑了一下:“姑娘自是倾城之色,然夜色已深,实在不适合独自留在男子房中。”
  而这时候,萧承渊已经上前一步,执剑挡在了他的前面。
  “有什么关系,这冰块脸一看就对我不感兴趣,我又对你很感兴趣。”话音刚落,萧承渊严重的杀意又加重了几分,菱秋动作灵敏地向后一跃半蹲在了窗框上,一双美目别有深意地看向安明晦的双腿,“他治不好你的腿,说不定我可以呢?你要不要扔下他跟我一起走啊?”
  偏头闪过迎面飞来的淬毒银针,菱秋向着安明晦送了一个飞吻,道:“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
  眼看着那人从窗口跳下去离开,安明晦又看向站在自己前面几步的位置,看起来好像气得不轻的萧承渊:“都是些玩笑话,师兄不必在意,我自然也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萧承渊根本不可能不在意。
  归剑入鞘,萧承渊关好窗户重新坐回安明晦旁边,望着那人一贯平和的面容,呢喃似的唤道:“师弟……”
  “好好吃饭。”安明晦不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重新拿起筷子伸向桌上已经有点放凉了的菜,同时还不忘了督促只顾盯着自己看的师兄,“待会儿早些沐浴睡下。”
  刚才闹出了那么大动静,店家倒是连过来看上一眼都没有,也不知是习惯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食不知味地吃完了这顿饭,店小二倒是刚好来敲门询问,萧承渊便让他收走了碗碟,顺便吩咐他多准备些热水送上来。
  做完了这些,萧承渊便如平日那样半跪在安明晦面前,也不在意是否弄脏了身上浅色的衣裳,便开始为他按摩双腿。那双生来便应该执剑的手此刻却极尽温柔,生怕力道加重了一分便会弄疼了他,也担心力道轻了会达不到舒筋活血的效果。
  关于这个他也劝过很多次了,可他的师兄始终坚持这样的角度按摩起来最方便施力,也从来都不在乎是否要拿个垫子垫在地上,只觉得既然这样对师弟有好处,那其他的细枝末节就都不重要了。
  这一天下来虽然一直坐在马车中,但到底是免不了颠簸,安明晦也有些疲倦了,便放松地靠着轮椅的靠背,闭上眼睛假寐,两只手自然地手指交叉放在大腿上。
  萧承渊手上熟练地按揉着他腿上的肌肉,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双修长白皙的手上。他还记得刚才说要杀了那三个人时,师弟的手也是这样松松散散地十指交叉着,明明看起来有几分病态的苍白和消瘦,但是却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按摩结束后,他伸手去碰了碰安明晦的手背,为指尖传来的微凉温度而不住地蹙眉。
  活血补气的食材和药草他一直在给安明晦吃,但这些东西吃多了到底也不好。
  本来该有更好的方法的……
  ***
  安明晦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自己是被身下传来的一阵异样感给惊醒的。
  他勉力睁开刚睡醒时有些干涩的眼睛,低头看去,就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衣襟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亵裤也被褪下了少许,双腿张开,双手分别放在两个膝盖上,此刻正被萧承渊握在手心里。
  他的师兄跪在地上,此刻正埋首在他的双腿之间,十分卖力地□□着那个部位。
  “师兄?!”目睹了这样出乎意料的画面,安明晦失声叫道,“你这是做什么!”
  “我只用嘴。”萧承渊却是连头都没有抬起,只抽空回答了他的问题,“不做上次那个,只是纾解一下。”
  他既然答应了师弟暂时不再那样做,自然是不会食言的。
  安明晦关注的重点当然不会是这个,他只希望萧承渊赶快停下。
  但是他的师兄那股子固执劲头似乎又上来了,不管他怎么说都不愿意停下,反而越发用力地抓着他的双手不让他妨碍自己,口中伺候得更加专注,一直到他终于忍耐不住泄了身才罢休。
  他抬起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试图理清乱成一片的思绪,眼角余光却瞥见萧承渊喉结微动,将口中的那些东西尽数吞了下去,双眼甚至还盯着那刚被他照顾了一番的地方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再继续一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