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54)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菱秋瞪大眼睛,看起来好像难以相信他就这么云淡风轻地拒绝了自己的橄榄枝。
  “怎么可能呢,我听教中人说你非常恨正道中人的,你是不是不相信我是焚月教的人所以用这话打发我?”说到这里,菱秋连忙侧过身在自己随身带着的小包里翻找起来,“我这里有焚月教的信物的,我找给你看!”
  “我相信你没有骗我,同样的我也并没有欺骗你。”安明晦出声止住了菱秋翻找的动作,看着对方急得冒了汗的模样,无奈地叹息一声,“可以的话,还望菱秋姑娘能送我回去武林盟,耽误久了师兄怕是要……唔!”
  在他说话时,菱秋突然抬手塞了一颗小药丸在他口中,那药丸入口即化,嘴里立刻就被有些苦涩的药味给占据。
  “哼,这可是我亲自提炼的剧毒,若是七天之内得不到我放在教中的解药,就算是你那师兄也救不了你。”菱秋收回手,抱着肩膀站在一旁,气鼓鼓地瞪着他,若是单看那模样倒真有点像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怎么样,你现在愿意跟我回焚月教了吗?”
  安明晦安静地观察着菱秋的神情,沉默了片刻,才再次微微笑着道:“如果刚才的真是□□,那我可能的确是别无选择。”
  “当然是□□,我还会骗你不成!”
  “可是我觉得菱秋姑娘不像是这样恶毒的人。”他又接着说道,直直地望着菱秋那双浅褐色的眸子,“安某只想继续过着这样平淡的生活了却余生,还望成全。”
  固执地与他互不相让地对视了半晌,最终还是菱秋先败下阵来,气愤地咬了咬嘴唇,跺着脚在屋子里打转,试图掩饰那被掩盖在愤怒之下的失望难过。
  “你怎么变的跟你那师兄一样讨厌了,我好不容易才从那个破地方把你偷出来的。”她站定,再一次看向安明晦,眼睛里像是隐隐有着少许水光,“你可想好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以后你就算求我我都不会来带你回去的。”
  “那是自然,多谢菱秋姑娘成全。”安明晦心知她这是已经妥协了,笑意变得更加柔和了几分,同时也多了一分歉意,温声安慰道,“若是去了焚月教,每日得以见到菱秋姑娘这样漂亮的美人总会忍不住心动的,然而安某自知配不上姑娘,所以还是趁早打消了念头的好。”
  “那是当然的!”菱秋抬起头,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却扭过头不愿意看他,“喜欢本姑娘的人,多得我自己都数不过来。”
  说完这句话,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菱秋用脚尖在地上碾了碾,小声地道:“刚才的药是补身体的,我之前本想制一瓶□□,结果不小心都做成这个了,白费了我上好的药材,留在手里也没用,干脆就赏给你了。”
  “多谢姑娘赠药。”安明晦笑着,不打算再计较她把自己掳走的事情,也假装自己被她那颇为拙劣的谎言骗了过去,“我不会与人说你的身份的。”
  “那、那我送你回去,你回去之后可不能把我忘了。”
  “自然。”
  菱秋最后抬眼看了看那坐在床榻上的青年,只见那人一双漆黑的眼瞳中满含温和的笑意,一头青丝披散在背后,每一个神情和动作都温雅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明明不是她见过最为惊艳的长相,却像是埋藏在昆仑山下的美玉一般散发着光彩,让人怎么也移不开眼,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真是讨厌,她决定从今天起要开始讨厌这个人!
?
?
第35章 正道至上(14)
  江湖上有好事之人, 常私下里嬉笑讽刺那流云阁阁主的师弟不过是个瘫子,仗着萧承渊的宠溺才得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根本离不开他那好师兄, 也不知道私下里要如何小心翼翼地百般讨好。
  对这些流言蜚语,安明晦从未亲耳听过,但大概也猜想得到,只不过从来不觉得外界对自己的看法有任何意义, 也觉得没有必要特意去澄清些什么。
  即使两人之间, 真正离不开人的始终都是他的师兄。
  虽说是安明晦自己请求菱秋送他回去, 但真正被一个姑娘家轻轻松松地打横抱起的时候, 他还是尴尬得无地自容。
  之前菱秋并没有带着他走出太远, 而是在离武林盟颇近的一家小客栈暂时落了脚,现在要回去倒也轻松, 只不过菱秋的身份特殊, 不适合现身人前,这就有些令人头疼了。
  所幸, 他们才刚离开客栈没走出几步, 就远远地看见了出来找人的广煊。安明晦被菱秋带着躲进小巷里, 他轻声道:“就把我放在这里吧,让广煊带我回去便可。你……就先走吧, 省得被发现了不好脱身。”
  “好吧……”菱秋小心地把他放下来,让他靠着墙壁坐在地上, 从身侧的小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塞进他手中, “我说了要给你的, 每月吃一粒就可以了。”
  交代完后,她又在原地踌躇了片刻,又拿出一个比刚才那瓶要小上几圈的瓶子,一并递了过去,抿了抿嘴道:“我……我之前骗了你,你的腿其实我也不太会治……作为补偿这个也给你,是爹爹从苗疆那边得来的,说是可以续命的药,我也想多给你几颗,只是教中也只有这一颗了……”
  安明晦惊讶地望着菱秋,得知了这药的珍贵之后立刻就想推拒,然而菱秋却在把要塞给他之后就转身轻巧地跃上房檐,拿着捡来的一块小石头砸向不远处广煊的位置,随后马上就不见了踪影。
  而那边广煊正揪着一个过路人的衣领暴躁地逼问着有没有见过一个行动不便的男子被什么人劫持,蓦地感到有什么东西向这边飞来,条件反- she -地闪身避过那颗石子,同时警惕地看向了那个方向。
  他没有再管那个被自己吓得快要哭出来的路人,而是干脆地拔出刀,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安明晦所在的那个小巷子。
  刚一进到这巷子里,他就惊讶地失声叫道:“安哥!”
  “广煊,”对着广煊笑了笑,安明晦此刻也顾不得与他解释,“我没有受伤,只是要麻烦你把我带回去了,师兄他现在是不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