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65)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不对吧,只是他们不相信我对妖皇陛下的忠心而已。”狐妖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但白墨却只能从那双漂亮的眼睛中看出一二,画着山水画的扇面依然牢牢遮挡着那半张姣好的面容,不让人窥见半分,“只有白墨大人始终恪尽职守,愿意捡起这旁人都不愿意做的差事。”
  见对方不回话,安明晦也不勉强,却突然走上前一步,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他踮着脚尖抬起头,把自己的脸凑到白墨面前,双眼紧紧盯着那因这突兀之举而皱起的眉心,用指尖点着对方的心口轻声细语道:“你我共事快要三百年了,我如今却看不清你这里装着的是何许人也。”
  “……自然是妖皇陛下。”白墨扭过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曾经是,现在却不尽然。”安明晦笑了笑,从善如流地退了回去,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瞳看起来格外意味深长,说话时的语调也带上一丝引诱的意味,“人心易变,妖也是如此,懂得变通不是什么坏事。”
  “你……”
  “我自然不会背叛,却也想安生地过几天日子。”轻描淡写地截住了白墨的话,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包得整齐精致的油纸包,递给了白墨,“刚出炉的桃花糕,回去的路上便尝尝吧。”
  说完这句话,安明晦便不再看白墨的反应,收起折扇径自转过身散步似的离开,走了几步后又停了停,转头对仍然拿着油纸包站在原地的狼妖笑着道:“我当然不会给你下毒,不过你若是不放心,那便扔了也可。”
  没了折扇的遮挡,那笑容看起来便缺少了之前的神秘婉转,看起来只剩下真挚柔和,清澈而明艳,正如同这晌午时分的日光一般,直视怕会灼伤了眼睛,却又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
  保持着闲庭信步似的步调离开狼妖的视野内,安明晦整个妖立刻像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松散了下来,长出一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为自己又一次蒙混过关而发自内心地感到庆幸。
  刻意端着妖狐大人的架子真的是非常累的一件事,总要担心自己哪一个表情不对了就会被看出端倪。
  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只是仗着他和白墨的关系还算不错,而同时他又不希望白墨继续在这样一件看不到终点的事情上耽搁一生。那位狼妖他还是颇为欣赏的,只是复活妖皇这件事太过虚无缥缈,又十分危险,原本的剧情中白墨在最后和原主一同死在了仙界之人的手下。
  能委婉地劝几句也是好的,万一对方就真的听进去了呢?
  一路回到自己的小院里,安明晦熟练地接住了迎面扑过来的小老虎,揉了揉那毛绒绒的小脑袋,笑着道:“我不过是离开一会儿而已,这么急做什么?”
  赤鸦仔细地在他的身上闻了闻,抬起头望着他道:“大狐狸身上有奇怪的气味。”很陌生的味道,他不喜欢。
  “是吗?我去见了一位老朋友,大概是他的气味。”刚才他们两个靠得近了些,沾上一点气息没什么奇怪的。
  见安明晦一副并不介意的样子,赤鸦不开心地咬着他的衣袖,一直到他进到屋里,才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献宝似的道:“大狐狸,我刚才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法术,一定可以帮到你的。”
  “嗯?”安明晦在椅子上坐下,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确是嘱咐赤鸦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多静下来修炼,此时有所长进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但为了不打击小老虎的积极- xing -,他还是装作感兴趣的模样,“是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吗?”
  “好啊。”
  话音刚落,安明晦就觉得眼前被突然出现的白光晃得一花,腿上一下子多出了不少重量,有一双手臂轻柔地环住自己的脖子,紧接着便是两片柔软温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唇。
  有什么东西顺着唇齿相交的地方被送进了他的口中,那东西像是有灵- xing -一般,飞快地化作一缕烟雾钻进了他的丹田之内,转瞬间丹田内便被一股精纯的灵力所温养起来。
  猛地别过头使两人贴在一起的唇瓣分开,安明晦抬起手臂捂着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全身赤.裸地跨坐在自己身上的银发少年,对方那满脸无辜的模样更是让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点什么才好。
  “赤鸦?!你这是……”
  赤鸦化作人形后看起来比白虎的模样年纪要大了很多,但是那张精致的面容上依然带着几分少年人独有的青涩稚嫩,身后长及臀部的银白发丝柔顺地垂挂下来,一双蓝灰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开心极了。
  “是不是很好看?我自己偷偷看过了,我觉得这个作为人类的脸长得也一样可爱才给你看的,你喜不喜欢?”少年邀功似的说着,两条白皙细长的小腿也挂在两边不停地摇晃,看起来的确是十分开心,“我还学会自己把内丹拿出来了,你把它放在肚子里,对你的伤一定会有好处的。”
  听见他说把自己的内丹拿了出来,安明晦更是震惊,立刻低声训斥道:“简直是胡闹!内丹怎可随便交予他人!”
  “为什么不可以,你是大狐狸啊。”
  赤鸦困惑地歪歪头,在他的观念中,自己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送给大狐狸的,更何况自己还没有把内丹送出去,只不过是借给大狐狸用一会儿而已。他想不通安明晦为什么生气,便凑上前伸出舌尖,想要舔舔安明晦的嘴唇。
  “不可以把内丹交给任何人,也不可以随便像这样舔别人的嘴。”再次偏头避过赤鸦的亲昵,安明晦认真地纠正他的观念,“就算是我也不行。”
  说完,他便把那颗不属于自己的内丹从丹田之内逼了出来,安明晦将那颗泛着银白色光泽的内丹捏在指间,抬手便放回了赤鸦口中:“我不要你的内丹,把它放回去,以后也不准再轻易拿出来,否则我便真的要生气了,以后也没有尾巴给你玩了。”
  大狐狸不准自己舔他,不愿意要自己的内丹,还说要跟自己生气,不给自己尾巴。大狐狸是不是不喜欢自己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