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一杯酒凉(上)(76)

发布时间:2019-08-21 13:51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情有独钟甜文快穿
  他们出来已经有几年时间了,出门在外的这段时间使得安明晦迅速地增进了对赤鸦的了解,形式主要是通过拉架。
  该说不愧是白虎吗?明明对着亲近的人整天都在痴缠撒娇,然而对待不喜欢的对象却是凶狠残忍得让人瞠目结舌,全然把肉食猛兽的本- xing -暴露无遗。
  不过也还好,只要是他说的话赤鸦都会听,因为他说不可以随便动手,所以如今也很少再一言不合就亮出利爪和獠牙了。
  “大狐狸,我恢复记忆啦。”大白老虎四仰八叉地抱着怀里毛绒绒的狐狸,还是忍不住想伸出舌头舔舔。
  “嗯……嗯?”本来已经快要再次入睡的大狐狸在反应过来刚才听见了什么之后便是一愣,满眼茫然地抬起头,“恢复记忆?”这也太突然了吧?
  “是啊,昨天做完之后就恢复了,一定是大狐狸弄得我太舒服了。”白虎声音甜腻地回答。
  安明晦听着赤鸦这么说,睡意倒是消散了,只是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难为情还是该惊讶才好,那个胡说八道的理由也就不提了,他却是没觉得恢复了记忆的赤鸦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你……以前便是这般- xing -子?”想了想,他还是忍不住委婉地问了出来。
  “好像稍微有些区别,以前我又没遇到大狐狸。”赤鸦眨眨眼睛,理所当然地说着令人费解的话,“仙界的那些人都很讨厌,所以我都不喜欢他们,但我喜欢大狐狸呀。”
  以前在仙界时,很多人都是一副虚假的面孔,白虎也是如此,只不过他并不像大部分仙人那样装作宽容儒雅的模样,而是总表现得像是个不通世故的孩子,脸上也大多挂着灿烂天真的笑容,即使是在杀人的时候也一样。
  所以他觉得只是稍微有一点区别而已,以前的那些表情都是装出来的,而失忆之后的都是发自内心的,区别就在于此。
  其实走火入魔那件事也不是完全的意外,凭那几个叛徒的伎俩还不足以算计他,而后来会应了他们的- yin -谋落入凡间,完全是因为他想这样做。
  毕竟仙界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之前有一天他恰好路过了安明晦所在的山林,意外看到有一只狐妖被一群尚未化形的小妖簇拥着,聚在一起说笑嬉闹、分食糕点,明明都是些很无趣的事情,可是那些家伙看起来都非常高兴的样子,勾起了白虎的一丝兴趣。
  他想着,反正也是无事可做,干脆就称了这些人的心意一次,去凡间玩玩也还不错,不知道那只狐妖做的点心是不是真有那么好吃,说的故事是不是真有那样有趣,能惹得那群无知妖物傻笑连连,又是否会比杀戮还要更有意思呢?
  那真是他所做下的最好的一次决定。
  躺在地上的白虎化作人形,一双看起来白皙瘦弱的手臂抱住了怀里的狐狸,笑得满脸甜蜜地道:“大狐狸要永远喜欢我,要永远陪在我身边才行。”
?
?
第50章 毛绒绒的爱情(13)
  雪停之后,安明晦就和赤鸦一起散步似的向着山顶前进, 事实上这条路线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走了, 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熟悉。
  他仰头看向近在眼前的封顶, 颇为无奈地道:“即便你喜欢这山,也不至于隔三差五就来逛上一圈。”
  安明晦的话音还未落下,就见赤鸦抬手指着最高处的山峰, 兴致勃勃地道:“我想和大狐狸在那里交.配!”
  “……”又一次无言以对, 他经常难以理解赤鸦对于这种事情的热衷程度,以及由此延伸出的各种奇思妙想, “别胡闹了。”
  不过除了这方面之外,安明晦也不是不能理解赤鸦对于这座雪山的喜爱程度,毕竟是个有些特殊意义的地方。
  今日早上的时候恢复过往记忆的赤鸦曾经随口说了一句:仙界很多人都特别顽固, 不好好教训他们的话怎么都不会停手的。
  这些年和仙界的人纠缠下来,他也算是对此深有感触了。
  第一次来到这片雪山是在他们离开山林的第二年,那时候他们被仙界的追兵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各自都受了些轻伤, 随后便在解决了那些追兵之后进到了雪山里。
  时隔几年, 安明晦还能记起那时的情形,虽然起初确实由于被袭击得太过突然而有些应接不暇, 但也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那时候他身上只是受了一点擦伤,简单处理一下就足够了,但赤鸦却是反应极大——
  “流了好多血, 大狐狸你是不是很疼?”赤鸦小心翼翼地扶着安明晦受伤的那条手臂, 力道轻柔得像是生怕用了点力气就会碰坏他似的, 看起来像是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他们……你快点躺下,要先止血,还要包扎……”
  “只是小伤而已,不必这么担心。”这话并非他有意安慰赤鸦,而是事实如此。伤口本就不严重,而他为妖,伤口愈合的速度又要比寻常人类快得多,即使放着不管也一样会在几天之内愈合完好。
  反倒是赤鸦自己的小腿上被法术划开了一道血口,不算长,但应该伤得颇深,一直有血液从中缓缓地流出,与红色的布料混合在一起不算很刺眼,但也不至于让人就这样忽视掉。
  安明晦本打算先给赤鸦处理伤口,然而赤鸦却像是魔怔了一般抓着他没有受伤的肩膀和另一侧手臂,在面前铺开一层厚厚的毛毯后自己跪到雪地上,难得强硬地拉着他躺在自己膝盖上,呢喃自语着:“不行,不可以,如果受伤不好好处理可能会死的,大狐狸不可以死,绝对不可以……”
  “赤鸦?我真的不要紧,你先给自己止血。”一下子被拉得躺了下来,他见赤鸦的模样看起来不太对,又格外认真地给他的伤口涂抹药物,便知道自己这时候大概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还不如顺了对方的意,快些把这点不值一提的小伤处理完。
  待终于弄好了胳膊上的伤,安明晦坐起身便看到赤鸦小腿跪着的地方已经洇开了一小片血迹,和地上厚厚的雪层融在一起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你坐到这边,我替你处理一下腿上的伤。”见赤鸦还犹豫了一下,安明晦便直接道,“快些,不然我可就要生气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