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在线登录 >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翻云袖(中)

发布时间:2019-09-08 18:26 类别:亚博在线登录

甜文穿书穿越时空
第六十章?
  一番好说歹说之下, 谢通幽总算是在第二日清晨轰走了蹭早饭的唐锦云。
  他这发小并非什么十恶不赦之徒, 要是较真起来, 最多是有点异想天开的毛病, 犯不着因为好色害了- xing -命。
  倘使这是哪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写来赚些家用的寻常戏文,指不定像唐锦云这样有钱有貌有才的读书人还真能混场艳福, 然后一出大病,最后因着人妖殊途走上正途,与个大家闺秀成亲生子,将前尘过往当做绮丽美梦。
  这些文人来来去去就知道写这些桥段,谢通幽压根用不着他们写,猜都能猜出来套路跟结局。
  说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真死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唐锦云走前尤不死心,一只脚都快跨出大门了, 还要折回身来叮嘱谢通幽, 手扒着大门,神情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做学问上的事:“春秋郎,咱们可说好了, 《思凡》下一出上演的时候你一定得带他们来, 票钱我请!”
  谢通幽沉思片刻, 将唐锦云踹了出去, 把大门关上。
  直到谢通幽走回小路上, 还能听见唐锦云在外敲门的声响, 不由得摇了摇头,心道:“蠢货,我是在救你- xing -命!”
  要说谢通幽十分讨厌玄解与沧玉二人,那倒不尽然,这一月相处下来,谢通幽心中相当清楚:这二人虽非是什么饱学之士,但绝不是寻常的山野精怪。
  玄解是一片赤诚,许是因为如此,他于万事万物都有自己近乎“莽撞”又剔透的想法;而沧玉更为奇特,他似是洞悉红尘,又对红尘俗世毫不知情,不过隐约可以从他口中不经意泄露的消息探查出,即便沧玉曾经入世,恐怕也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少说是百年之数。
  这就使得他们二人——或者是妖,是极有趣的朋友。
  不过除开朋友这层关系,二人不管是人是妖,能耐都在谢通幽之上,好在心- xing -善良,这一月来不曾见他们作恶过,似乎的确如他们所说,只是来此游历。
  可要是如此单纯,那么当日晚上的那团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
  谢通幽之后入梦无数次,试图找出对方的踪迹,始终得不到半点线索,仿佛那东西突然就消失在了永宁城中。第二日谢通幽用言语试探,沧玉未生疑心,还真当他是对姑胥城的情况好奇,便对梦魇一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梦魇的原身似鹿非鹿,似马非马,此事与酆凭虚所说相同。
  天下有些能耐的道士不多,谢通幽如今算是半个,跟酆凭虚多少有些交情,那道士百年前就跟梦魇作战过,还不慎丢了媳妇,真身与沧玉所言有少许出入,可大致都是鹿马相间的模样。
  沧玉并没有撒谎,如此看来,他应当不是那团火焰。
  谢通幽本以为入梦是一个预兆,哪知接下来永宁城里没有任何乱象发生,想来那火焰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作恶之心,那入梦是冲着他来的。
  要么是无心闯入,要么是有意窥探他的过往。
  近来谢通幽只接待了两个看不透修为的客人,一个是沧玉,另一个就是玄解。
  而他恰好为玄解推演了命盘,结果略有些不尽如人意。
  略施警告,合乎常理。
  虽说玄解不像是这样的人,但很难说,毕竟当时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不过有一面之缘。
  天下生灵都遵循法则而生,倘使玄解有这般能为,想来他即便不是梦魇同类,应也是相差无几。
  寻常仙家托梦之说,其实并非是真正的梦,而是借沉睡之时,入其灵识点化,因着凡人当时昏昏沉沉,不知所谓,才以为是幻梦一场。
  梦本是记忆与渴望所想象出的载体,唯有魇能借此吸食七情六欲,才有梦魇一说。
  沧玉是玄解的长辈,他究竟实力如何,是如今的谢通幽难以断定的。再者来眼下相处甚欢,他不想莫名其妙去试探沧玉的本事,谁知道会不会试探一二就立刻魂归幽冥,尽管他迟早要一命赴- yin -曹,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过玄解的实力,谢通幽隐隐约约还是有一点概念的。
  很强、非常强。
  恐怕自己全盛时期再与酆凭虚联手,都只能勉强重创玄解,更别提边上还有个沧玉,要是这二位联手,恐怕顷刻间想灭掉整个永宁城都是易如反掌之事。
  这两人可不是文人书中的痴情狐妖,一片真心付出就无怨无悔,倘使他们发怒,恐怕落个挫骨扬灰的下场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要不是被唐锦云缠得脱不开身,谢通幽本想了解一下玄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要谢通幽相信玄解这等实力会因为散散步、荡荡舟、下下棋、赏赏月而太过疲惫不堪,还不如叫他相信唐锦云想靠近玄解与沧玉是真的慈悲为怀准备舍身喂虎。
  并非是谢通幽太八卦,实在是玄解与沧玉实力太强,倘使玄解是因与人争斗负伤,他心中有底,也能早做提防与打算。
  即便不是,那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多少可以帮上些忙。
  玄解精神不济,他受凡人梦中情绪影响甚深,只觉得心头一把干柴差把猛火就能烧尽天地,又觉得那些喜怒哀乐过于极致,叫他心肺如焚。一时又喜又怒,喜是自己终于寻觅到一直以来所渴望的线索,怒是惊诧于自己竟会受其影响,心神不定。
  因此玄解夜间不敢再熟睡,就枕在沧玉尾巴上休息到了天亮,待到时辰正值晨起农耕,想来无什么人会再赖床,方才再度沉沉睡下。
  沧玉陪他熬了一夜,其实深夜时睡了片刻,都是浅眠,一旦玄解有所动静就立刻惊醒过来,反复数次,倒比熬夜更痛苦,精神头同样不是很好。
  因此听见敲门声时,多少心里有些烦躁不爽。
  “沧玉兄,你们二人未来用早饭,我擅作主张端了些鱼粥来。”谢通幽的声音温润又柔和,实在亲切不过,“可是江上太潮,夜间晚风又凉,叫玄解兄受了风寒?是我这个主人家的考虑不周。”
  沧玉要不是真的有点困,他现在大概会感动得要死。
  “没什么。”沧玉本想打发这位好君子离开,可想了想还真想到一事要谢通幽帮忙,他恢复人身,从床边站起身来,伸手抚了抚玄解的额头与脖子处,见冷汗不再流出,这才松了口气,走到门口道,“我正巧有一事寻你。”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