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登录 >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若兰之华(上)

发布时间:2019-08-16 18:37 类别:亚博登录

甜文强强情有独钟宫廷侯爵
?
  文案:与太子有旧怨的定北侯卫昭回京了。
  满朝文武都在等待着一场腥风血雨。
  然而渐渐有人发现
  恶名在外、怎么推都推不倒的太子殿下非但没有被废掉,地位反而更稳固了?
  ————————
  全国百姓都知道,定北侯卫昭最恨的就是多年前一刀伤了他心脉的小太子穆允。
  起初,听说卫昭要整治小太子,手下人都劝:“太子心机深沉,最善伪装示弱,玩弄人心,侯爷万不可大意啊。”
  卫昭不以为意。
  再凶的小狼崽子,还能逃过他的手掌心?
  等回了京,见到那个颜如渥丹,眼睛像星星一样漂亮,身体又娇又软,三不五时就要晕倒,还总爱“引诱”自己的小狼崽时。
  卫昭忽然觉得,手下人的担心似乎是有几分道理……
  ————————
  心机太子X霸道侯爷
  轻松小甜文。5.8周三V,请大家继续支持鸭~
?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允,卫昭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太子
  最后一场倒春寒过去,帝京的天儿就真正暖和了。
  一大早,高吉利就带着太子府的下人们给殿下准备今日要穿的衣裳。
  “这件颜色太老气,这件料子不大舒服,还是那件月白色的吧,样式也好看,显腰身。拿过去好好熨烫一番,千万不能有一点褶子。”
  他是太子府老人了,深知自己伺候的小殿下是真正金尊玉贵养大的,从头发丝到脚趾头无一处生的不好,尤其是那身莹白如玉的肌肤,恐怕连女子看了都要嫉妒。
  美好的事情,总值得用更美好的东西来搭配的,这样才能相映生辉,闪瞎旁人的双眼。因而在高吉利看来,每日挑选出最漂亮的衣裳和最精致的配饰,把殿下打扮的俊美养眼玉树临风,是他作为一个管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美滋滋选完衣裳和挂件,高吉利端着一碗牛乳蒸蛋、一碟黄米发糕和四样清淡小菜赶往书阁,远远瞧见里面灯还亮着,心头一跳,拽过旁边家将问:“殿下又一夜没睡?”
  家将一五一十的道:“没睡,后半夜还趴在窗沿上看了半个时辰的星星。”
  高吉利震惊兼心痛。
  后半夜风那么大,他盖了两床被子都觉得冷,谁脑子有病会去看星星。一定是定北侯回京的消息吓着了殿下,殿下才会借看星星来排遣心中的苦闷与恐惧。
  何其可怜,何其无助。
  “快,快让厨房煮碗姜汤送过来,一定要用大碗。”
  高吉利用手比划出好大一个圆。
  家将看了眼那形如脸盆的尺寸,很持重的点头:“属下明白。”
  高吉利轻手轻脚推门而入,等看清里面情景,心肝都碎了大半。他的小殿下并未歇在榻上,而是裹着一条边缘缀着银狐毛的薄毯趴伏在书案上,蚕宝宝似的,埋首在臂弯里睡得正香甜,雪色广袖流云般垂落至膝,手里握着根墨水早已干掉的白玉笔,手边还散落着一份折子。
  从高吉利的角度看过去,格外弱小可怜又无助。
  高吉利惆怅的叹了口气。
  他的小殿下样样都好,就是身世委实可怜了些。殿下其实不是陛下的亲生血脉,而是陛下胞兄、已故大行皇帝孝武帝的血脉,刚出生就被立为太子,依辈分原该唤陛下一声皇叔。据说孝武帝十分疼爱这个姗姗出生的嫡子兼幼子,吃穿用度都用最顶级的,沐浴要用新鲜的牛乳和羊乳,读书习武亦是放在身边亲自教导。
  可惜好景不长。武帝作为一个皇帝,实在是太热爱用兵太热爱打仗了!凡是能用武力解决的问题,他绝不屑于动口。不仅打怕了敌人,也打怕了自己人。武帝朝的大臣日日跪在承清殿前哭天抢地,也无法阻止君王开疆拓土大杀四方的决心。武帝在位期间,穆朝疆域虽然拓展了一倍,可国库却亏空了八倍。好好一片秀丽江山硬是被折腾的天怒人怨民不聊生。
  武帝十三年,北方胡人与国内叛军相勾结,打着“推翻暴|政,驱逐暴君”的旗号围困了帝京城,帝京告急。武帝怒极攻心一病不起,眼瞧着就要面临亡国之危,只能召远在西南的胞弟安顺王,也就是今上北上勤王。今上果然不负众望,短短数月便解除了帝京危机。朝中拥立今上即位的呼声越来越高。武帝心知大势已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尚且年幼的太子,临终前将今上和一众宗亲叫到榻前,当众托孤,恳求今上顾念叔侄情谊,悉心教导太子。今上不忍兄长死不瞑目,继位后才力排众议,仍立武帝血脉——也就是殿下为太子。
  今上仁德,待殿下倒是极好的,平日里拨给太子府的赏赐甚至比其他几个亲生皇子还多,为了让诸皇子和睦相处,还特意让太子改口叫父皇,可谓煞费苦心。
  前朝和诸皇子那边的情况就不怎么乐观了。尤其是那群武帝朝的老臣,一个个仿佛多年媳妇熬成婆,鉴于武帝这位曾经欺压过他们的“恶婆婆”已然薨了,便把在武帝朝积攒的凶气怒气怨气一股脑儿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全部发泄到了殿下这个武帝血脉身上。今日参一本,明日参一本,做梦都想把殿下从储君的位子上拉下来。要不是有武帝遗诏和那群老宗亲压着,恐怕早把殿下给生吞活剥了。
  日子已然很难过。
  谁曾想这当口定北侯又回京了。
  什么叫雪上加霜,祸不单行,形容眼前这景况再合适不过了。
  殿下和定北侯之间的那道大梁子,是在武帝刚薨逝那阵儿结下的。
  武帝薨逝之后,灵柩原本是停放在承清殿,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为了给礼部腾出地方尽快筹备新帝的登基大典,大臣们便合计着将武帝灵柩移放到寒武殿。今上虽觉愧对兄长,出于对大局的考虑也同意了。谁料到了移棺那日,一直在承清殿守灵的殿下竟死死抱着武帝棺椁不肯松开,说什么也不让内侍去动武帝遗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