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登录 >

纵使长条似旧垂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原来是姚姚

发布时间:2019-09-03 18:23 类别:亚博登录

宫廷侯爵欢喜冤家
?
文案:
“跟我回去。”
柳舟文一袭白色的袍子站在逆光处,闪闪发光。
我仰头又跟我的小跟班们喝了一杯酒,挑了挑眉,说:“不回。”
说完又跟他们打闹,划拳喝酒。
我特意背对着柳舟文,看不清他的面色,心突然有些发慌,做贼心虚的感觉,我想着兴是酒喝多了上了头,还不待我反应过来,我的头突然倒了起来,前面几个家伙嘴在上额头在下,这下我是真的晕了。
柳舟文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扛了起来,我在这长安城的一世英名,要被他毁了。
?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章言,柳舟文 ┃ 配角:章成 ┃ 其它:耽美,be
  ☆、不是冤家不对头
?
  柳舟文来我家的时候,我十三岁,那时我喜欢花天酒地,长安城的人大都知道,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章相府家的小少爷的身影,而这章家小少爷,正是在下,章言不喜文武,独爱玩闹,也是在下,而现在,我正在家中祠堂跪着,膝盖疼得像是无数只虫子咬着,我感觉我不久就要被这些虫子吞噬掉了,自作孽,不可活,不可活啊,这是上一个教书先生走之前对我说的话,在我不知道被我气走多少个教书先生后,我迎来了又一个教书先生,我在祠堂翻了个白眼,这个,最多,两个月?
  两个时辰前。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着四处无人,正打算翻墙而出,身边的章成一脸的哀怨,我拍了他一下,恨其不争般地说:“你什么表情,又不是没翻过,怕什么?”
  章成是我的贴身侍卫,武功极高,从小跟我一起长大,在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章成便开始习武了,习武之人,难免会有粗陋之气,五大三粗满身的腱子肉,而章成不一样,他比我还白净,府中有不少婢女对他暗许芳心,但章成不理这些,我倒觉得章成是个木头疙瘩,而这时比我还高了一个头的章成被我训完后眉头皱的更深了,表情极其难看地说:“小少爷,今天是你拜师的日子,你怎么又忘了。”
  我不耐烦地冲他摆了摆手,三下两下,轻车熟路地爬上墙头,这相府的墙高是高,但它能难住我吗?
  “我没忘,这拜师有何用,哪一次的先生不是主动离开的?”
  我真是想不明白,以后光宗耀祖的重任放到我大哥身上就好了,再不然还有我二哥,何必让我苦学圣贤书呢?什么“子曰”啊,什么“之乎者也”啊,哪有我的酒好喝,哪有我柳春苑的姑娘贴心?我真不知道那个灰胡子老头到底想些什么,那句话怎么说?强扭的瓜不甜,我十几岁的孩童都明白,我那个灰胡子的爹难道不懂?
  没听到章成的回应,我正想再次数落他,回头正巧看到我那灰胡子老爹正对我吹眉毛瞪眼,我咽了一口唾沫,骑在墙头,左右为难,这下好了,被抓了个正着。
  “章言,你又要去哪?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我爹骂我的时候胡子总是一抖一抖的,很是滑稽,我忍不住笑出了声,但立马又噤声。
  “你还笑,你看看你还有没有相府少爷的样子?”
  我一时吃了瘪,只要不说话,我爹就拿我没办法,我活了这十三年,倒也不是一事无成,比如我对付我爹就很有办法。
  我爹的灰胡子抖得更厉害了。
  “章小少爷兴味很是独特。”
  与我爹截然相反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直觉得我爹的声音像是喉咙里塞了石子,难听,沙哑,而这与之相反的声音自然是清凉,好听的,我这才发现我爹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袭青衫,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我吸了吸鼻子,说道:“上面风景好。”
  我这句话差点没让章成吓跪了,我看了他一眼,心想着,小子,看我回去不收拾你,我爹来了不赶紧说一声。
  那个穿绿衣服的少年?看着不比我大几岁,我爹怒喝一声:“你还不赶紧下来,还不嫌丢人。”
  我爹这一声差点没把人给直接震下来。
  我顺着墙,麻溜地下来,我看见我爹的胡子又抖了抖,我暗自翻了个白眼,就是这么没形象。
  “柳先生,让你见笑了,我这犬子,顽劣了些。”我爹对那个绿衣服颔首,我想这个少爷是什么来头,我爹居然也会对他有几分的恭敬。
  “相爷说笑了,章小少爷天资出众,很有灵- xing -。”
  绿衣服对我爹躬身一拜,引得我爹连连发笑。
  出众个大头鬼,阿谀奉承的本领倒是不错,我一个白眼还没翻出来,又听到我爹一声怒喝,吓得我腿都软了。
  “章言,你去祠堂给我跪两个时辰,跪好之后来前厅拜师。”
  什,什么?拜师?拜他?
  我看着面前这个绿衣服少年,我俩本是同龄人,我凭什么拜他?
  我的疑问和不服全部消失在他似笑无笑的表情里,眉宇轩昂,竟有些好看的颜色。
  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章成过来喊我,我一见他便来气。没好气地问:“你来干什么?”
  章成一脸的委屈和不明所以,连忙过来扶我,我借助他手臂的力气站起,还没起来一半便又瘫了下去。
  我摸摸了我那双腿,说:“麻了,等会起。”
  章成一脸的焦急,我猜是有事。
  盯着他问:“外面出什么事了?”
  章成一边轻轻锤着我的腿一边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前厅都在等小少爷,要你和先生正式见上一面。”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刚刚不是见过了吗?”
  “那哪是见面啊,”章成瞥了我一眼,接着说,“要正式见一面。”
  我暗骂着这府里的规矩,猛地抓住章成,问:“那个先生,是何许人也?”
  章成被我抓得有些懵。
  “柳尚书的公子啊,之前在皇宫里教太子读书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