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登录 >

君湮+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雾落成霜

发布时间:2019-09-03 18:31 类别:亚博登录

重生穿书仙侠修真阴差阳错
?
  ☆、亲密地yongYa在一起
?
  【写在前面~
  我寻思着,自己本来是要写一个正正经经的故事的……
  后面会……越来越沙雕,还是尬雕[佛了]
  然后我就决定写沙雕!好吧又正经了
  我: …………
  人设崩塌,视角混乱,剧情节奏快得想上天,除了文笔稍微能看,脑洞还可以,一无是处。可以留着做纪念。(ω)】
  [正文开始——]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漫山大雪,纷纷扬扬,铺天盖地。飘落的雪花极白极白,白的那么纯洁,仿佛可以掩盖世间一切,却留下了寂寞微凉的叹息。
  山顶上的两人亲密地拥压在一起,上白衣,下血衣,偶尔还有几声轻喘;只是一袭血衣人的胸口却插着一把刀子,刀柄被白衣紧紧握着。
  “碎魂刀……”血衣人苦笑:“尊上可真舍得。”白衣人不语,只冷眼盯着身下的人,清冷的眸子里看不出丝毫感情。
  “真狠心呢……”
  感受到体内流失殆尽的生命力,血衣人终于轻笑着抬起头,苍白的唇附在白衣耳边:“师父啊,师徒十年,情深似海,结局竟是如此悲惨。倒不如来世,换我来了结你可好?”
  ……
  纷飞的雪花忽聚忽散,山顶最终只剩下一个模糊孤寂的背影。血衣人则早已支离破碎,消失不见,似是融化在了漫天飞雪中……
  愁云惨淡万里凝。
  ……
  君湮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抛开萦绕心间的记忆,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山洞。那里,有他曾深爱了十年,最终亲手结束自己的师尊。
  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低垂,敛去了眼底闪烁的火光,君湮轻笑自语:“我的好师尊,徒儿可是对你朝思暮想~思念的紧。”
  一袭白衣胜雪,三千墨发如瀑。出关的师尊更显仙姿飘渺,长身玉立,墨玉般的眸子清冽无比。他只淡淡看了君湮一眼,眼底毫无波澜,仿佛根本不认识他。
  君湮压抑下胸口又一次的隐隐疼痛,长揖道:“恭迎师尊出关!”声音稚嫩清脆。
  墨凉停下了脚步。早在山洞里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身体里了,搜罗全身,只在腰间找到了一块灰色玉牌,正面刻着“洛峰之主”,背面竟然就是自己的名字。墨凉觉得这一峰之主级别应当较高,总不会就住在山洞里,便出来准备去找找。刚刚探出头就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正太正眼巴巴地看着山洞,还以为是个贪玩的孩子,便不以为意。结果却忽然听到小正太脆生生地叫自己师尊!!!还闭!关!
  墨凉强压下心头震惊,微微闭目,敛袖侧身淡淡问:“本尊闭关……多久了?”
  君湮垂首毕恭毕敬答道:“已逾半载。”
  “回洛峰。”一模一样不出所料的回答,与前世一般冰冷淡漠无情。每个人都羡慕自己能够成为问天宗墨凉尊上唯一的弟子,每个人都说墨凉师徒情深似海,可当自己尚未表明心意便有了师娘,当被自己师尊绝情地亲手碎魂时,那撕裂般的疼痛,简直令人窒息而疯狂!
  猩红的双眼紧紧盯着雪片般的一页衣角,记忆滞留在前世弥留之际的满天飞雪,无尽的苦涩涌上心头,几欲揉碎他残留不多的理智。他猛地伸手紧紧抓住那片衣角,弄出褶皱,却再也没有放开。
  师尊,君湮在心底深深叹息,这一世,你可别想再爱上别人了。你是我的,就算死了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谁妄想抢走你,我便撕裂他……
  墨凉低头看向自己被扯的衣角,有点不知所措,站立良久,忽觉头晕目眩,视线模糊不清,脚软乏力,终于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
  ☆、你是我的唯一的温暖
?
  君湮吃了一惊,伸出双手想要扶住他,却忘了自己此时才八岁,身形尚小,根本抱不住墨凉。一个重心不稳,脚下一滑,倒是摔在了墨凉身上。他抬起头,目光掠过师尊浅粉色的唇,却又忙忙闪过去。
  一只短小而肉嘟嘟的手轻轻覆上墨凉羊脂玉般光洁的脸颊,君湮深深叹口气……
  ……
  墨凉只觉得自己像在太空中漂浮。四周虚无缥缈,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片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微微发着光,却无法看清。墨凉心下好奇,想要走近他,却发现离他越来越远,终于再也看不到光亮,重新陷入黑暗。
  茫然而又遗憾之中,耳畔忽然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呼唤:“师兄!醒醒!”
  墨凉猛然睁开双目,入眼的便是一张因饱含关切,紧张,焦急等等情绪而纠结万分的脸,实在算不上好看。翻身坐起,揉了揉太阳- xue -,感觉脑袋依旧在发眩。
  纪无可见状终于满面春风,蓝色的眼睛闪耀着喜悦的光:“师兄可算醒了。”看了看虚弱的墨凉,轻叹着又忍不住唠叨道:“师兄如今已是大陆第一人,何必像从前那般苦练?此次闭关晕了过去,可是你徒儿君湮一步步将你从枯竹山抬回来的!……”
  君湮?墨凉突然睁大双眼抬头看去——蓝眼童颜鹤发,一袭青衣,腰间别红竹笛,这不是问天宗掌门的惯常装束?!这……
  “师兄怎么了?感觉如何?”
  “……不碍事。”信息量过大,墨凉整了整思路,试探道:“纪无可,问天宗?”
  纪无可闻言下意识绷紧神经:“师兄放心,问天宗一切正常,各长老均各司其职,弟子们都在各自山峰修行!”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看着师兄的脸色,师兄对于问天宗之事可都是十分严厉的。
  墨凉揉了揉眉心,半响道:“……好。”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