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登录 >

枫落听雪音+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爱吃苹果的小华

发布时间:2019-09-08 18:01 类别:亚博登录

?
文案
悠悠岁月,他用最赤诚的心去守候。
无边苦痛,他用最强大的意志去忍受。
身份悬殊,没有希望,可依然无怨付出,甘之如饴。
?
奈何造化弄人,两人竟走向决裂的境地。
?
那晚,他沉吟河畔,痛心疾首,难道爱一人,真的就那么难吗?
?
PS:
秦家庄的少庄主秦枫,自四年前将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带回来后,便对天下其他人没了兴趣。秦庄主为了这个儿子,可是没少费心,想尽办法让他成亲,可儿子就是不同意。而他带回的苏先生,失去记忆,身中寒毒,大夫断言他活不过五年……
秦庄主见儿子婚姻不成,看着女儿年龄也已不小,就想让女儿先成亲。秦枫的妹妹秦霜,为了逃避父亲的逼婚,也为了让哥哥与苏先生圆满,只身去江南寻药,却碰上了真命天子,也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隐瞒二十年的秘密……
而此时江湖- yin -云诡谲,暗潮涌动,似乎酝酿着一场巨变……
秦庄主对苏先生的身份隐隐有了怀疑……
?
再PS:
有言情穿插,所有人名、地名和药物名称都是虚构。
前面主要是妹妹秦霜的故事,两位男主的有关情节多为铺垫,若只关注两位男主的后续发展,可直接跳到雪枫篇(第31章)
忠犬腹黑攻 VS 单纯正直受
HE
?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枫,苏雪音,秦霜,齐晨 ┃ 配角:泉雨露,花寒衣,花暻衣 ┃ 其它:玉罗刹,花罗刹
?
?
第1章
  腊八的时候下着雪。
  苏雪音中午刚刚吃完腊八粥,就收到请帖,是秦家庄的老爷子派人送来的,说是晚上请他去罗碧山上的雪庐一聚。
  他心中疑惑。秦老爷子请自己过去干什么呢?他虽来这庄里四年了,为庄里摆平过许多棘手的事,与公子是关系自不一般,与姑娘也关系甚好,但是秦老爷子从来没私下邀约过他。况且他身中寒毒,最怕冷寒,像这样的天气,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宝月阁里乖乖呆着,燃一处暖炉,捧上几本闲书,就这样打发过去。若是出去,就算穿着厚重的裘衣,戴上不怎么合适的棉帽,也是冷的发抖发颤,几乎站立不住,难以自持。难道是因为……他心里猛然想到一个原因,眉头微微一皱,望着窗外愈来愈大的雪,心道不管怎样,晚上都得去一趟了。
  傍晚,天还未黑,苏雪音就坐着暖轿离开了。雪庐建在罗碧山的半山腰处,依山而立,小巧玲珑,冬暖夏凉,特别适合打发闲下来的时光。可是此去他没心情去观赏外面的雪景,也没心情去想雪庐的温暖气息,只是担忧:庄主忍不住了?不会因为这个为难公子吧?
  等他到了,刚刚抖落从下轿到门口的细碎雪花,就看到秦庄主已到了,秦枫竟然也在,两人都已落座,桌上摆着炭火烧着的小锅,周围放着牛肉、羊肉、青菜、竹笋、木耳等菜品——原来是准备煮火锅。他急忙一一作揖道:“庄主,公子。真是对不住,苏某来迟了。”
  “哎,你没来迟,邀你的就是这个点”,秦枫招呼道,又拍拍给他准备好的位置:“快坐下,这么大老远过来,肯定冻坏了吧?”
  苏雪音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庄主。秦穆明坐在轮椅上,似乎是睡着了。听到此话,才抬起眼说道:“苏先生不必拘礼,快坐下吧,今天没外人。”
  苏雪音道谢之后才落座。不用看也知道,秦枫那个家伙,定然很满意自己父亲刚刚的话,正在偷笑。可是他也知道,秦庄主虽然看着和善,但毕竟是天下第一庄庄主,他让自己过来,恐怕并不简单。此时他正想着庄主让自己过来的目的,并没感到身体不适,但是因这鬼天气,加上坐轿行了半个时辰的路,他的脸色苍白,气若游丝,身体微微晃动,穿着宽大的裘衣,更显得羸弱。
  他刚坐定,就听秦枫道:“你肯定冷坏了,我帮你暖暖手吧?”说着便要抓他的手。苏雪音急忙推开:“公子,我不冷。”
  推开后,貌似无意地看庄主的反映。可是秦庄主并没什么反映,似乎是司空见惯,又沉迷在那种似睡非睡的境界中。
  秦枫见状,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又一笑,轻轻将一个暖手的小炉塞进他手里。苏雪音不好再拒绝,只好收下。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从外面冒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穿着一身大红色斗篷,上面铺着外面的小雪花,胸前系着两个红白相间的小毛球,更显得妙俏可爱。
  “哎呀,竟然是我最迟,可得道歉了,爹爹,哥哥,苏先生,待会罚酒可得给我留点情面呀。”她甜甜的笑说着,一下作了三个揖。苏雪音急忙站起回礼:“姑娘,你这可折煞苏某了,我怎么受得起!”他这一站到没什么,只是由于太匆忙,小炉就这样掉下来,落在秦霜和苏雪音之间。一种无形的尴尬就这样产生了。
  苏雪音感到,秦老爷子、秦枫的目光都正在- she -向自己,他不禁有点心虚。头上竟然有了些许冷汗。
  可秦霜看到小炉,并没什么异样,十分自然地弯腰拾起,又笑道:“这是哥哥塞的吧?你可好好暖着手,别辜负人家一番美意呀!”
  苏雪音:“……”
  秦霜说着便偏头看向秦枫,这一下让秦枫好不生气,白了她一眼。
  秦霜没受什么影响,一把扶住苏雪音回礼的手,转而把小炉重新还给他,道:“苏先生,你怎么受不起?今天是家宴,既是邀你过来,说明你也算是我哥哥了!”声音中带着笑意。自从接到消息,她就骑着红枣马离开了秦家庄的霜院,到山下换了暖轿,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到。但是家宴中有苏先生,她真是最开心的一个了。
  此时,秦穆明终于开了声,似乎小炉的事和他无关,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满脸慈爱地看向秦霜,假装怪罪道:“调皮。就要开饭了,还不坐下。”秦霜嘻嘻一笑,坐在父亲的身旁,别有意味的看着哥哥和苏先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