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猎生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云杳杳

发布时间:2019-06-14 23:28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现代架空悬疑推理
?
腹黑不羁偶傻攻的怀疑与无意戳人(撒糖)之路;
冷淡矜持怪癖受的反怀疑与茫然逃离(倒贴)之路。
江白:我放你一次又一次,你却害我一回又一回。
柳长卿:有本事别放我。
江白:有本事别害我。
柳长卿:你不放我我就没法害你。
江白:你不害我我哪里需要放你。
柳长卿:我哪有害你,是我们一群人在害你好吗?
江白默然看他几秒:你赢了。
?
ps:本文纯属虚构,架空现代,只作故事,如有雷同,请勿代入。
扫雷:1.某人受外在影响间歇- xing -人格分裂,后期原因曝光表现明显。
2.为与现实区分,故事活动背景:一块地域=一个缩小版地球,所以当看见某些“世界”,您可以自动删除。
3.有些人物表里矛盾,可能忽然反转。
4.有些慢热······
内容标签: 强强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白,柳长卿 ┃ 配角:方玖,顾谷,张朗,秦晚,钱浅,许容生,郑懿 ┃ 其它:破案
?
  ☆、红眸(一)
?
  锲子:
  鹤鸣深山,从远远看去便知是一片极寒之地。不论春秋冬夏,斜阳中总有云气袅袅,绘成满眼迷茫的人间仙境······
  人迹罕至之处,今日却有了零丁生气。有一老者,佝偻着腰要去采撷面前一株植株。身后如随风而至般的两男子见了,满脸仓惶。其中一人急急阻道:“老人家,这东西可能让给我们?”
  老人抬起满是岁月飞霜的头,疑惑皱眉询道:“是我先看到的。”
  “我们向您买下,可以吗?”说着,一男子便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皮夹,拿出几张青草绿的百元纸币来,递给他,“您看这样可不可以?”
  老人微愣,不知是冷还是无奈,缩了缩肩膀,道一句“可以”便拿过几百元走了。他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稍显怪异的他们,最后一眼时,只见原本长于银白上的那株冰晶雕刻似的蓝蔷薇被一人装进了一个玻璃罩子里。
  蓝蔷薇叶瓣飘逸出的晶莹,以暖阳与冰雪为映衬,如梦如幻唯美之极,却莫名令人心魂乍寒。他眸光惊惧一缩,逃也似的走了。
  第一章
  灯红酒绿,热热闹闹地彰显着从古至今无与伦比的现代文明;川流不息,往往是休闲与繁忙共同的佐证;巍巍高楼犹如崔嵬,站得高自然就看得远。只是目之所及,除却被光污染到繁星很少出没的天际足以赏心悦目外,其余皆要扣上一顶无奈的世俗高帽。即便如此,文明进步携带着回望自身的悲观色彩,他们依旧热爱着这片明争暗夺的土地,并且至死不渝。
  “柳哥,疑似作弊的学生名单······咳咳咳咳······”随着一阵娇气的猛咳,女子推开门,促狭地扫一眼四周,嘴角露出不可捉摸的笑意。关上门,她又环顾一番,只见红红绿绿的暧昧昏暗中,有人劲歌热舞。许是由于周遭过于吵闹,她住了咳嗽便提高声音对着手机那头说道:“我现在有事要离开酒吧一趟,嫌疑人的名单放在抽屉里,你得空了过来自己拿吧。”
  她挂了电话,脚踩细瘦高跟鞋背着精致小挎包,消失于亢奋的人群中。
  晚上八点,一男子平平稳稳进入酒吧办公室,又两手空空清清淡淡地走了出来。
  第二日午后,独栋严防大楼中的未来安全部特别调遣组——检侦组办公楼中,一阵吵闹声令人烦躁。幸运的是,他们已然习惯了。与其说习惯,不如说在混乱中依旧井然有序工作成了他们的追求。只是有些伙计毕竟是火爆- xing -子,于是双方开战,好不热闹。
  “不是我,真不是我,你们凭什么抓我回来?”说话的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呼喊着,神色冤屈愤怒之极,连脸上的小小痘坑都要冒出火来似的。
  “怎不是你?不要狡辩了,想要我们带你去刑讯室闭门刑讯是不是?”
  那男子颤颤眼扫了一眼简直可以称得上严谨有序得可怕的四周,摇摇头,气焰低了不少。“sir,真不是我,你要相信我。求你了,再不走我就没命了。”
  对面审讯他的人一哂,道:“陈枫,姬上人,二十五,供职于保安公司,身家清白,除了失主,谁会来要你小命?又有谁会为了区区一颗翡翠玉石要你- xing -命?你别糊弄我,还是说······”他狡黠一笑,“你瞒着我们什么?”
  “没有,sir,真没有,我······我······我没盗窃。”
  “身家清白?那他来这里做什么?送他回日常治管所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冷硬的语调,透露着不容置疑的自信与霸道。
  众人闻言,停下手中工作,此起彼伏的招呼声绕梁而后迅速低了下去。与己无关的人便又继续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似乎一切皆不曾发生。
  审讯人转头,一派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来人。“大白,他是日常治管那边移送过来的,听说是上头的指令。”
  来人一副高傲模样,长身而立盯着陈枫,差不多要将他盯出个洞来了才移开眼。拿过审讯人手中的资料,从上至下扫了扫,道:“酒吧盗窃,酒吧员工发现报案抓到了他?失主呢?”他丢下资料,拉开旁边一把椅子,翘起二郎腿便目中无人似地坐了下来,而两手交在脑后,不显山不露水地看着陈枫,却跟身旁的人说道:“张朗,调取的监控呢?”
  审讯人张朗忙不迭地将正处于监控画面的手提移给他,趁他看监控,道:“失主是酒吧老板,昨晚伙计发现老板桌面的翡翠不见了,当即报案。听说失主在外地,要今天下午才能赶回来。喏,监控拍到的,不止他,还有他。陈枫先进,他后进。”张朗手一指,被称作“大白”的男子头一偏,便见着从容不迫坐在对面看着书的男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