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鉴罪者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吕吉吉(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18:24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年下欢喜冤家悬疑推理
?
  文案:刚回国的法医界新锐柳弈,在毫不知情中撬了刑警队队草戚山雨的墙角。
  冤家路窄,在酒吧消遣的柳弈意外捡到了借酒浇愁的戚山雨。
  柳弈企图将小帅哥吃干抹净,结果遭遇戚山雨凶猛反击,遭遇了先○再×的……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恶行!
  第二天扶着腰的柳大法医:姓戚的,敢把我捆起来丢床下一个晚上,这仇我们结下了!
  情敌变情人,一对欢喜冤家,一边互怼,一边恋爱,做做尸检、查查案子,一起迎接爱情与事业双巅峰的正经(划掉)故事。
  英俊正直闷骚纯情刑警攻×高学历高智商坏心眼法医受,不逆。
  单元剧刑侦风格
?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弈,戚山雨 ┃ 配角:很多
?
?
第1章 楔子
  七月末的鑫海城,热带风暴“安比”几个小时前刚刚在一百公里外经过,虽然未曾直接吹袭,但随之而来的强降雨,却令半个城市都浸泡在了积水之中。
  这天是周六,明明已经过了七点,但外头大雨瓢泼、浓云蔽日,天色暗仿佛还没天亮一般。戚山雨站在窗边,看着大风夹带着暴雨,把窗户敲打得噼啪作响,他知道自己今天的晨跑计划肯定是要作废了。
  就在这时,戚山雨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立刻按下通话键。
  来电的是他的顶头上司沈遵,会在非值班的周末忽然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要紧事儿。
  果然,电话那头的沈队长省去了一切开场白,直接开门见山,语速快而清晰地交代了地点,嘱咐他立刻赶来,就切断了通讯。
  戚山雨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外出的衣装,揣上工作证,拿了把最结实的长柄雨伞,匆匆下了楼,冲进了滂沱雨幕之中。
  沈队长通知他的事发地点名叫花园小区,位于鑫海城的老城区边缘,距离戚山雨家并不远。眼看着大雨天不好打车,他干脆顶着狂风暴雨,一路小跑过去。
  二十分钟后,戚山雨赶到花园小区,浑身上下已经- shi -透。
  他原本上翘的短发被淋得彻底失去了造型,软趴趴倒伏下来,滴滴答答向下淌着水。一双运动鞋里面更是灌满了泥浆,每踏一步,都能听到气垫受挤压后发出的嘎吱嘎吱的水渍声。
  所幸事发地点并不是室内,同样到处积水横流,戚山雨也不必担心自己这身- shi -漉漉的模样会破坏现场了。
  若在鑫海城的地图上来看,花园小区位于城市西边,地势相对于近海的东面略高一些,但由于地处老城区,排污系统已经有些年头,管道老化且局部堵塞,排水效率不高,这时小区路面的积水已经漫过了脚背。
  戚山雨在积水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绕过一幢幢老式九层公寓,来到小区的东南角。
  在两栋砖红色的公寓楼旁边的一小片绿化带前方,已经拉起了荧光黄色的隔离带,几个身穿制服的片儿警正在隔离带附近忙忙碌碌,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高大男人站在两栋公寓中间的廊道上,正叉着腰,拧着眉,表情严肃地盯着忙碌的众人。
  “安哥,什么情况?”
  戚山雨抹了把流到脸上的雨水,疾步走到身穿皮夹克的男人面前。
  “那儿,发现了一只断手。”
  高大的男人把下巴一抬,朝着围了一圈制服警的路基方向抬了抬下巴。
  和戚山雨满身是水的狼狈模样比起来,因为是开车直接过来的,身穿皮夹克的高大男人身上明显整齐干净许多,只在裤腿和后脚跟处溅了一圈泥水的痕迹。
  这高大的男人,名叫安平东,年逾四十,与戚山雨一样,是鑫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的一名刑警,只是他工作多年,资历远比戚山雨要丰富不少。
  和他乍看起来高大冷峻得甚至感觉不好接近的外表不同,安平东平日里话挺多,不仅健谈,还特爱照顾人,是那种会唠叨着下雨带伞、天冷添衣的老大哥型好好先生。
  作为调进市局仅仅三个月的新鲜人,戚山雨经常与他搭档行动,对他的- xing -情已经相当熟悉了,此时见他面色严肃,一点儿不像平常好脾气的样子,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刑警气场全开,就知道他们这是摊上了桩不简单的案子。
  戚山雨几步上前,果然在廊道旁边看到一条掀开了盖子的沟渠,里面早就积满了浑浊的浅褐色泥水,而那足有半臂深的积水底部,有一只惨白的手浸泡在其中。
  也不知那只手在积水里到底泡了多久,指节膨胀,皮肤呈现出一种近乎冷灰色的苍白,隔着翻涌的浑浊污水,戚山雨能看到断手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斑斑驳驳的伤口——若不是那股即便在雨中也依然清晰可闻的腐臭味,简直就像是万圣节里用来吓唬人的拙劣道具。
  “这只断手,是附近一个住户发现的。”
  安平东看了一眼水渠里的断手,翻开已经做好的第一发现者的笔录。
  “第一发现人林东,男,56岁,本地人,某工厂退休工人,家住6号楼A座405房。清晨6点左右下楼来信箱取报纸,当时雨暂时停了一段时间,他看到一只流浪狗在沟渠旁扒拉,就上前驱赶,结果发现水里泡着的一只断手,就立刻报了警。”
  戚山雨顺着搭档的指点,一眼就看到了6号楼信箱群位置,就在6号楼的楼梯间入口处。
  因为是有些年头的老旧公寓,6号楼与5号楼之间的间隔距离很近,若是有人从相对的两扇窗户伸出手来,完全可以互相握手,以至于他们现在身处的两栋建筑物之间的过道连廊也显得很是狭窄且- yin -暗。
  而那条沉着断手的沟渠,距离6号楼的楼梯间入口的直线距离不过四米左右。
  戚山雨问道:“这附近经常有流浪狗出没吗?”
  “花园小区周边没有围墙,楼房又密集,人员流动- xing -也强,环境比较脏乱,所以经常有流浪猫狗蹿进小区里觅食。”
  安东平指了指那条水渠,“根据第一发现人的说法,因为附近的流浪猫狗经常会乱翻垃圾,把楼道附近弄得很脏很乱,所以他看到了,时不时就会上前驱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