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噩梦进行时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汝雨(上)

发布时间:2019-09-02 18:11 类别:推理悬疑

爽文快穿无限流恐怖
?
备注:
? ? ?【梦境有机制,忤逆则死亡】
?
  十个故事,引出一段爱情,一个讲述,一个倾听。
  “如果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去那个车祸现场……”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
  掏肠子的洋娃娃女孩,玩一二三木头人的塑料人偶,擅长木雕的独腿老婆婆。在尘封百年的古宅,荒野僻静的城堡……
  这是一场游戏,更是一场噩梦。活着的人挣扎着苏醒,死去的人陷入永眠。在这个险象环生暗藏杀机的地方,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贴在你耳边——
  【欢迎来到噩梦的世界。】
  ——
  霄逸秋:“如果你一开始就死了,我也就没这么多事。”
  宋辰:“如果我一开始就死了,我们就再也遇不到了……你舍得吗?”
  霄逸秋:“……”(若有所思状)
?
 
  于是宋辰一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却永远死不了。
?
  而被一次次误伤的甲乙丙丁怒了:“为什么每次死的都是我!”
?
  富有安全感外表温柔实力强大攻
  X
  外表弱小内心机智武力也max受
  每个人都有进入梦境的机会,通关十重即是永生……
  ☆、入梦
?
  “醒醒!”  
  宋辰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下。
  “你没事吧?”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冬日的阳光没有温度,却足够刺眼,打在宋辰透白的脸上,让他通红的眼睛格外明显,他清了清视线,眼前,一只手从他面前移开,他抬头,目光与眼前人对视着。
  那人身着白色格纹衬衫和一件浅蓝色的西装,浓眉和以及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清澈的眼睛如雕刻般地刻在瘦削的脸上,戴着眼镜斯斯文文。
  宋辰眨了眨眼睛,摇摇头,还来不及说话,只见面前的人把目光放在卷子上,像是看见了什么,手一指。
  试卷上的老师一栏,“霄逸秋”的字样已经被糊得模糊不清,宋辰有些恍惚地看了一眼,定了几秒,霎时清醒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了声,“抱歉。”
  霄逸秋一挑眉,也没有再管他,看看表,走回讲台:“还有半个小时,各位同学抓紧时间。”
  时针滴滴答答走着,现在正是历史考试最后争分夺秒的阶段,紧张的氛围下,只听得到笔在纸上刷刷写动的声音,宋辰依稀响起,在他睡着的时候,耳边似乎还听到了一阵模糊的撞击声。
  现在的季节是冬季,教室打了暖气,还是感觉有凉风一股一股灌进来,他转头,那是教室最后那扇开着的破旧的窗被凛冽的风吹动打在框的声音。
  宋辰打了个哆嗦。
  眼角还是- shi -漉漉的,抬手抹了一把。他紧了紧衣服,百无聊赖地打量着窗外,他处在第三层楼,三楼的位置是视野最好的地方,可以看见下面通往教学楼的路上的景色。
  外面雾蒙蒙的,方才的寸缕阳光被乌压压的云层吞没了,天被盖了一层灰色的大幕,雨没被叫停多久,地上还没干,给人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此时的路上只有三个学生在楼下打打闹闹,宋辰目光跟随着他们走向教学楼的脚步。
  其中一个男生似乎是被惹怒了,破坏原本和谐并肩的队形,扑倒了左侧的一人。宋辰来了兴趣,原以为那人回抡起拳头打在身下人的脸上,右侧的男生已经做出了上前去拉他的动作,那人却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又扑倒右侧那人。宋辰正疑惑他在干什么,隔了几秒后,三人跌跌撞撞地爬起,若无其事地并肩往前走,低着脑袋走进了教学楼,消失在了宋辰视线。
  ???
  刚才一幕发生的莫名其妙,宋辰脑袋昏昏沉沉的,找了个借口去卫生间洗把脸清醒一下。
  “嘎吱…”
  拧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出清澈的水,在冰冷的寒冬透着刺骨的冷。捧起一把拍在脸上,宋辰清醒很多,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趴着睡了一觉,挡在额前细碎的刘海有些乱了,他随意整理一下,脑子里随意回忆起刚刚看到的一幕。
  等等!仔细想想,好像有哪里不对。
  宋辰惊骇地瞪大眼睛,在中间那个男生抬头时,嘴里好像还在咀嚼着什么,而他身下的那个人,脖颈间有一大团触目惊心的血红。
  宋辰趴在洗手池上,似乎从头到脚被人浇了一盆冷水。身上的男生低头不停啃食着他同学的脖子,仅仅几秒钟的时间。而那个怎么看怎么像生机已经完全断绝了的两个男生,耷拉着被脖子上只有一层的皮连着的头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走进了教学楼。
  “啊——”
  这时,外面突然传出一个女生的尖叫声,叫了几声后就没了声音,不远不近,还带了点回响。宋辰猛然回头,一个可怖的念头在他脑子里产生。
  他一直不想迈出第一步,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悄然发生。
  宋辰内心挣扎许久后,还是选择出去看看,可一出卫生间,自己的耳朵仿佛失聪了一样,周围的一切声音仿佛都被隔绝在了他身后。走廊里静悄悄的,朗朗读书声和老师讲课的声音通通消失了。
  宋辰所处的教学楼是四边围绕的,但本来应该被下午三点钟的阳光所笼罩的走廊,此时却一片漆黑,远远看过去,好像有什么东西蛰伏在楼梯口转角处尽头。    
  宋辰急忙跑回教室,教室门什么时候被关上的,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伸手拉开,门把手传来冰冷的温度,他霎时毛骨悚然。
  空荡荡的教室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还没写完的卷子还在半空飘着,轻飘飘落到了地上。本来光洁的墙壁现在居然泛了黄色,墙皮也几块脱落,原本贴着名人名言的地方,不知道被什么人用喷漆画了一些看不懂的涂鸦,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