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 >

七芒星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木瓜黄(上)

发布时间:2019-08-23 15:12 类别: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

甜文强强励志人生
?
  文案:
  陆延,下城区之光,知名地下乐团主唱,音乐鬼才,看起来一副“X教教主”的样子。
  新邻居肖珩只觉得他是一个狗到不行吉他弹得还超级他妈烂的……杀马特。
  本文又名:破产兄弟。
  现实日常向。
  二世祖攻,地下摇滚乐队主唱受。
  肖珩x陆延
  注:这本非爽文!有些地方比较现实= =虽然我个人觉得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现实文,还是有比较跨越的地方的,但是期待主角逆袭一下子变得超级厉害的可以先退了,就是个普通又不普通的俩追梦青年永不妥协的故事,大家康康标签哦。
  不立更新flag,大家感兴趣的话就看看,大概是一个不算特别轻松但是又辛酸又搞笑的鸡汤文,第一次尝试,尽力写。来去随缘,爱泥萌。
  内容标签: 强强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延,肖珩 ┃ 配角:未定 ┃ 其它:暂无
  作品强推:他,陆延,是吉他技术离奇的知名地下摇滚乐队主唱。而他,肖珩,是厦京市着名不学无术二世祖,是夜店里的精灵,父母眼里的恶魔。
  本文讲述陆延的乐队面临解散危机,他在人生的最低谷遇到和家里闹翻的废物二世祖肖珩,两人意外成为邻居……在相知相爱的过程里,肖珩重拾被自己放弃的梦想,而陆延走出内心的- yin -霾,两人携手走向新生活。
?
?
第1章?
  陆延脚踩在弄堂口那块乱石堆起来的小坡上,然后蹲下去,远远地看了一眼店门上那堆贴纸和小广告。
  上头歪歪扭扭胡乱贴着‘纹眉’,‘纹身’等字眼,还有几句简明扼要的广告语:一颗头六折,两颗头五折。
  不提供特殊服务。
  字号最大的那行,是‘欢迎各路牌友切磋牌技’。
  他并不在意这到底是棋牌室还是理发店,总之六折折下来洗剪烫全套价格就跟李振那小子说的一样,不超过三位数。
  找个理发店的功夫,李振已经给他发了不下十条消息。
  李振:延哥你找到地儿了吗。
  我在群里发了定位,你要是摸不着记得看啊。
  别再一味地相信你那离奇的方向感以及第六感。
  你到了吗?
  到了吗?
  ……
  陆延弹弹烟灰,回复过去一条。
  -到了,够偏的。
  不仅偏,这片的规划更是让人捉摸不透,脚下这堆来历不明的石头块指不定是哪儿维修施工后遗留下来的废料。
  再往远处看,是附近工厂那几根高耸入云的大烟囱。
  化工废气不断往外冒,灰蒙蒙的飘在半空。
  陆延把剩半截的烟凑在嘴边吸了一口,脑子里酒吧老板的话反复在耳边绕‘对于你们这次的演出,我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要求和建议……’。
  小要求。
  建议。
  他觉得自己现在能蹲在这真挺了不起的。
  又蹲了一会儿,他才把烟往地上扔,从石头堆上下去,用脚尖把烟头给碾灭了。
  面前那家理发店小得出奇,只占了半个店面,还是用隔板勉强划拉出来的半间。打牌用的牌桌比剃头的工作区还宽。
  陆延低头迈进门的时候,里头那桌人还在瞎嚎:“两个圈。”
  “三带一。”
  “他妈的,炸!”
  这里面突兀地夹着一个声音:“师傅,烫头。”
  这帮人看来是没少经历这种临时散局,不出三分钟人都走没影了。
  剩下一位染着黄色头发、杂乱的卷毛上还别着俩塑料梳的店长大哥。
  “你来得倒是挺巧,再打下去就得输了,”店长把牌桌收起来,立在墙上,继续用带着严重口音的方言说,“最近这手气是真他妈的差……”
  店长说着忙里偷闲往门口瞅了一眼,出于职业习惯端详起对方的外形。
  第一印象就是邪。
  说不出哪儿邪,总之浑身上下透着股邪气。
  从门口进来的那人穿着件深色T恤,上头印的图案看着像某个英文字母,很张扬地在眉尾处打了俩眉钉——不像什么正经人。耳朵上虽然没挂什么东西,能看见一排细密的耳洞,七八个,耳骨上也有。
  腿长且直,头发也挺长。
  逆着光看得不太真切,身后还背了个黑色的长条形吉他包。
  陆延把吉他包放下,说出一句跟他外形不太相符的话,砍价砍得相当利索:“谢就不用了,等会儿算我便宜点就行。”
  店长也是个爽快人:“成,想烫个什么样的?”
  “等会儿,我找张图,”陆延低头翻聊天记录,往上划拉几下,“照着烫。”
  “不是我吹,这十里八乡的,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样的好手艺,甭管什么发型,我都能给你剪得明明白白。”
  店长吹自己越吹越带劲:“给我张参考,保证剪得一模一……”
  他说到这,陆延图片正好调出来。
  店长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是一个具有强烈视觉冲击的造型。
  又红又紫,发量爆棚,刘海遮着眼睛,一半头发还极其狂野地高高立起,像冲天火焰般立在头顶。每一根离奇的头发丝都彰显着图片上模特的气质——杀马特。
  陆延这发型做了超过四个小时,出门的时候天都黑透了。
  费了两罐发胶,被吹风机轰得头疼。
  这期间脑子里还不断循环播放一首歌:杀马特杀马特,洗剪吹洗剪吹吹吹。
  他闻着染发剂刺鼻的味儿,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借着门口那根三色柱发出来的光又粗略看了一眼,还是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