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星空祭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失寄

发布时间:2019-09-04 19:24 类别:玄幻灵异

星际幻想空间
?
? ? 文案:
? ? α星的苏衍上将作为一个资深的戏精,一向很有自导自演、颠倒是非的天赋。由于他过于出众的美貌,他终日以面具示人,这也就给他潜入β星消灭其杀人无数、丧心病狂的首领顾攸绥创造了机会。结果没想到的是,当他遇见那看不见东西的顾攸宁之后,一切都变了样子,顾攸宁把他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没有战争、没有尔虞我诈,那是个两个人的世外桃源……
? ? 可是命运却像一条横亘在他们中间的沟,因为一个人,他们两个谁也无法先跨越过去……
? ? 1v1 HE 中间可能会稍有小虐,但不会很长的,两个人一直彼此记挂滴!
? ?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星际
? ?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炜,顾攸宁 ┃ 配角:顾攸绥,阿洛维多利亚,莫子枫 ┃ 其它:兄弟原谅日久生情
? ? 第一章
? ? 是托德斯短靴的声音,一步步慢慢走近了……
? ? 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又如此陌生的人慢慢弯下腰,那带着冷漠和蛊惑的声音轻轻在他耳边说:“我最亲爱的哥哥,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 ? 顾攸宁借着阿洛的搀扶站了起来,一股清甜的花香环绕在萦绕在他鼻息间,他短促地笑了下,“阿绥,这是什么新品种吗?我以前没有闻到过这种花的味道,这味道真美,我很喜欢。阿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你把种子给我,我想把它种在我的花园里。”
? ? “哥哥,你不知道这花有多漂亮,这花心是极为深邃的紫色,越往外它越来越浅,最外一圈是接近白色的镶边,这种微妙的白,你能想象得到吗?不是纯白也不是月白,是那种冷冷的、蒙蒙的白色,那么冷漠,却让你禁不住想要靠近,就像一种神奇的魔力一样。”顾攸绥深吸了一口气,那深情又认真的语气忽然就变了调子,一下子让人感觉遥远了起来,“对不起,哥哥,我忘了你看不见,这种子我给你留下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 ? 他就像逃跑一样,快步消失在了在走廊的尽头。
? ? 顾攸宁怔了怔,无声的叹了口气。
? ? “宁哥哥,”少女轻快的脚步在耳边响起,“刚才绥少爷,哦,不,是首领,他说我们后天就可以回到β星了,我去给你收拾东西。”
? ? “别忘了把刘先生送来的那株龙葵带上。”
? ? “好嘞。”阿洛笑嘻嘻地应道。
? ? 阿洛扶着顾攸宁上了机甲,金发蓝眼的驾驶员托尼机械地和顾攸宁问好,顾攸宁微笑着点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 ? 他坐在最靠里面的沙发上,正闭着眼睛小憩。旁边的小桌上有几个精致的水晶碟子,上面摆着各式各样憨态可掬的小点心。
? ? 根据主人的需要,人工智能把灯光调成了温暖而柔和的黄色——因为人工智能并不能识别到顾攸宁看不见。
? ? 他的表情那样的安宁,睫毛末端随着呼吸极其细微地颤动,就如同两把不太规整的小扇。那相较于顾攸绥更加深刻的眼窝,更加修长而完美的眼梢,衬得那眉目愈加浓墨重彩。而那鼻梁和嘴唇的剪影就如同画出来的一样,带着泼墨山水画般的俊秀。
? ? 没人知道他眼睛若是能看见的话会是什么样子,只想到那双眼睛里应该会有星星,而不是像顾攸绥一样,只有他的宏图伟业。
? ? 警鸣声毫无征兆地响起,顾攸宁睁开眼,下意识的向四周摸索,阿洛急忙扶住了他的手臂。
? ? “阿洛,出什么事情了?”声音里并没有太多的慌张。
? ? “宁哥哥,有人拦住了我们的机甲,我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他们可能是……首……我们的敌人。没事的,别担心宁哥哥。这架机甲上配有救生舱,到时候我们会先护送您离开的。”
? ? 顾攸宁按了按自己的眉心,“你这傻丫头说什么胡话,我这个样子怎么走得了,你告诉托尼先不要主动挑起冲突,如果对方执意要动手,你们就走吧,放心,你们首领不会怪你们的。”
? ? “宁……”巨大的冲撞声打断了阿洛的声音,阿洛睁大双眼向窗外看去……
? ? 支离破碎的机甲碎片横冲直撞的没入茫茫宇宙,犹如来不及挽留的流星。
? ? 那是对方最为庞大而尊崇的机甲!竟然被一架毫不起眼的小机甲偷袭,最前方的驾驶舱大规模破损,整个机甲开始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敌方的十多架机甲一下子乱了阵脚,全然忘记了自己威胁的目标,开始围绕着那架机甲乱转,似乎是想救出他们被困在残破的机甲里、不知死活的首领。
? ? 与此同时,那架撞上敌方的小机甲已经被彻底摧毁,从底部的舱门中悄无声息的流出了一个救生舱,里面似乎包裹着一个不知死活的人。
? ? 驾驶员托尼一个急转弯,绕出了包围圈。
? ? 阿洛简单跟顾攸宁讲了一下现在的情况,顾攸宁扶着座椅站了起来,似乎有点着急,“那个救生舱里是不是有人?他救了我们,让托尼立刻把他打捞上来,那边的人现在估计顾不上他,打捞完我们马上撤退。”
? ? 在一场光怪陆离的混乱后,一切终于归于平静。急救舱里的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紧闭着双目被输出了急救舱。
? ? 阿洛把他安置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给他注- she -了一支营养剂。
? ? 躺在床上的人虚弱瘦削,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正常进食。他面色异常白皙,衬得眉眼愈黑、愈浓重,双颊瘦的有些下凹,便显得五官更加深刻。那双唇削薄。似在微微颤抖,不带一丝血色。
? ? 顾攸宁坐在床边,用手搭了搭他的颈动脉,感受到了并不强壮但却有规律的跳动。顾攸宁舒了一口气,“幸好人没有大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