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君如参星我如商+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苏照林

发布时间:2019-09-11 18:04 类别:玄幻灵异

情有独钟虐恋情深相爱相杀阴差阳错
?
文案:
? ? ?隔壁新文【娶个太子当王妃】
?
文案:
?
寄人篱下的暴躁质子逆袭成王爷,锣鼓喧天八抬大轿迎娶太子做王妃。
?
温文尔雅的白衣丞相露出真面目,君临天下册后大典封的是前朝皇帝。
?
一干众人:真刺激。好戏不断,生活愉快。
?
伪受腹黑大灰狼攻X伪攻温润小白兔受
?
------------------------------
?
本文文案:
?
苍冥之争,封魔现世;
?
天下众生,岌岌可危。
?
原来光明磊落的名门正派也会有虚伪不可见人的一面。
?
原来所有舒适安逸都是有人在背后替你默默承受苦难。
?
原来这世间并非只有黑与白正与邪,还有那见不得光的灰色交界处,在那里黑的
?
被说成白的,正义也许会被认为邪恶。
?
这世间瞬息万变,太多始料未及。
?
就像是他韩皎,一个堂堂正正自以为无比直溜的钢铁直男到最后还不是,被掰弯了……
?
? ??
? ? ☆、初下青冥山?
?
  东渊大陆,天地间灵力充沛,修仙界分为对立制约的两派。
  以第一修真大派苍梧为首的正派和西域圣莲教覆灭之后重建的青冥教为首的邪派,两派修炼功法完全不同,相互制衡,互不相容,当今各仙门百家林立,互争高下。
  邪派修炼邪法,无恶不作,丧尽天良,违背天地道义,正派维护天下苍生,守护世间太平,勠力同心,誓死打击邪派,扞卫世间正道。
  砰!!!
  一个青花茶杯盛着滚烫的茶水,被人用力扔上了说书台,四分五裂,茶水悉数洒在了说书先生身上,烫的他上蹿下跳。
  “去他奶奶的,那说书的讲的都是些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儿,不分是非!瞎说一气!青冥教怎么就无恶不作,丧尽天良了!”一红衣男子掀桌暴起。
  周围人闻声朝着这边看,另一个身穿墨蓝劲装的女子紧紧拽住那位掀了桌子准备冲上说书台揪住那说书先生狠狠暴揍的红衣男子。
  “阿皎!你冷静冷静,别在这惹是生非。”墨蓝劲装女子费力劝着。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老子今天兴致上来出来听一回书,你就特么出来煞风景!”
  那红衣男子非常愤怒,好看精致的脸变得狰狞,气势汹汹,怒目圆睁瞪着那台上的说书先生。
  “有本事你下来,你韩爷爷我非打得你亲娘都不认!”
  那说书先生显然被吓了一大跳,犹如看到瘟神一般,赶紧躲到幕后,不敢再出来。
  今天是倒了什么霉了,平时说这段书时都没生过什么事端,台下听客反而听得津津有味,争相拍手叫绝,怎么今天碰上了这位脾气暴躁的主,说书先生提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惊出的冷汗。
  “这么袒护青冥教,难道你是青冥教的人?!”
  周围的听客里有人朝着这边喊了一句,众人一愣,鸦雀无声,顿时,那一红一蓝两人周围三尺无一人敢靠近,像是见了瘟神一般,躲得远远的。
  墨蓝女子赶紧把那位红衣男子拉出了茶楼,怕再生出什么事端。
  这都什么事啊,时隔多年第一次下山,想在茶楼休息一下,兴致来了听会儿书就摊上这倒霉事。
  “我这不出来还不知道,原来山下的人都是这么看咱们青冥教的,真是颠倒是非黑白了,咱们青冥教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事啊,啊?”红衣男子双手叉腰,言语激烈,愤愤不平,话语里尽是为青冥教打抱不平。
  问那红衣男子为何会如此生气,他从小在青冥山长大比任何人都了解青冥教。
  青冥教做的从来都是惩恶扬善,劫富济贫的好事,不了解是非黑白的外人,怎能如此污蔑构陷青冥教,竟然还说青冥教是邪教,邪派之首?呵,狗咬吕洞宾。
  红衣男子名唤韩皎,是新上任的青冥教大祭司,青冥教主殷汜是他义父,于他有养育栽培之恩,青冥山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拦着他的墨蓝女子名唤姜枯,是青冥教分堂之一泥黎堂弟子,两人自幼相识,是无话不谈,情同手足的好友。
  韩皎和姜枯在山上时常听出任务回来的青冥弟子讲述山下有多繁华热闹有多好玩,无奈的是,两人被迫限制在青冥山上,青冥教有规定,青冥弟子若无任务是不准随意下山的,昨日韩皎刚被立为青冥大祭司,以后可自由出入青冥教,这不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带上自己的好友一起下山游玩,看看人世繁华。
  出了茶楼走在大街上,姜枯紧紧拽着韩皎的胳膊,韩皎从小就脾气暴躁,一点就着,生怕他气不过再返回去找那个说书人“讲理”去。
  “阿皎,你没觉得教主最近有些奇怪吗,无论是衣食起居还是行为习惯,都和以前大不相同,而且最近还下发了一些奇怪的命令。”
  “哦?有吗,我怎么没发现。”韩皎好不容易才算消了气,慢悠悠的走着,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东看西看,瞧瞧街边有什么新鲜好玩的玩意儿。
  姜枯扶额:“也就你心大。”她这个分堂弟子都察觉出不对劲,那可是韩皎他义父啊,心还不是一般的大。
  “义父能下什么奇怪的命令,从小到大,我都在他身边,我还不了解他么,咱们青冥教向来做的都是好事,那些人怎能不分黑白,随意污蔑。”韩皎反驳,他向来都是实话实说。
  “你别气了,那些人啊不过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姜枯回道。
  “但是教主他......”姜枯有点着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