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妖异录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夜双菲

发布时间:2019-09-11 18:06 类别:玄幻灵异

?
文案:
? ? ?他和他们并肩作战;
?
他们和他惺惺相惜;
?
都是过命的交情,却都是假的吗?
?
傲娇受和忠犬攻?我其实也不知道……
?
? ??
? ? ☆、少主?
?
  幽静典雅的和式庭院,虫鸣与潺潺流水声交织在空气中,草木散发着淡淡幽香。
  在这看似宁静平和的曲径上,一行四人正匆匆走过,为首管家样的中年男人大约五十岁的年纪,边走边不停朝跟在身后的三个年轻男子叮嘱着什么。
  “记住我说的话!你们作为陈家三大随侍,一定要尽心尽力辅佐少主,封印为非作歹的妖魔!”
  “啧~~”其中一个散发着无穷活力,仿佛全身都如火焰般热情的男子不耐地发出轻响,立刻传进了中年男人的耳里。
  中年男人忽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差点和跟在身后的人相撞:“你那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不愿意追随少主!?”
  “老人家~不要那么激动~对身体不好哟~”旁边另一个有着如少女般美丽容颜,举手投足又都如舞蹈般的年轻男子慢悠悠地开口。
  “你说什么!”这下彻底点燃了中年男人的怒火。
  中年男人还没来得及发作,第三个一直没有做声的沉稳男子抬起了头:“谁在那儿?”低沉富含磁- xing -的嗓音不响,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抬头向上看去。
  飞挑的檐顶上,一抹洁白迎风静坐。皎洁月光照在白衣人光洁的面颊上,泛起淡淡苍白而朦胧光泽,弯弯眉眼以及似笑非笑的淡然神情,仿佛降临凡尘的谪仙。
  众人皆失神,静默片刻,还是中年男人最先反应过来:“少主!您又坐在那么高的地方了!还穿得那么单薄!!生病了可怎么办!!”
  那个,就是陈家的少主吗……看起来很弱不禁风呀……
  沉稳男子不易察觉地摇摇头,纵身向屋檐上跳去。
  气急跳脚的喊声引来屋顶之人的皱眉,白衣人低下头轻轻一跃,在空中优雅转身,竟与跳上来的沉稳男子擦肩后,稳稳地落下地面。沉稳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也立刻转身紧随着落了地。
  中年男人接过下人递过来的披风迎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披上白衣人的肩膀。白衣人拢了拢领子:“老爷子你太紧张了。他们是……?”说着,清冷的眼神扫过旁边三人,又皱了皱好看的眉头。
  “吴战、汪阳、唐雨。”中年男人恭敬地答着,手指从沉稳男子、活力男子以及如少女美丽的男子身上划过,“他们就是先前和您说的,陈家三大随侍家族的后人,这次特地将他们召集起来协助少主……”
  “老爷子,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白衣人语气中隐隐有了怒气,“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什么随侍。让他们回去!”
  一句话,让三人统统变了脸色。
  “喂!别以为你是陈家少主就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的。”汪阳一看就是火气旺盛的类型。
  “我们可不是因为陈家的召集才来的~”唐雨虽然还是一脸笑眯眯,不过没有看起来好说话的样子。
  “我们在这里只是因为肩负着责任。”吴战则沉稳地吐出一句。
  “你们怎么能这样和少主说话!?”先前领着他们进来的中年男子刚想呵斥尊卑不分的三人,却被白衣少主轻轻挥手阻止了。
  白衣少主黝黑的眸子淡淡地在三人脸上扫视了一番,忽地松了眉头:“留下可以,但是我话说在前头,没有用的人我不需要,会扯后腿的人立刻滚。”说完转身离去。
  “什么嘛!”汪阳狠狠将脚边的石子踢开。
  “哦呀~~真是个难相处的少主~~~”唐雨还是呵呵笑着。吴战站在一旁一脸严肃。
  回过神来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少主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你们先跟着下人去休息吧。”说着朝白衣少主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 ? ? ? ? ? ? ? ? ? ??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有话要说:  关于这篇故事,
有一些话想说,
我会放在随笔想说的话里,
希望来这里的小伙伴能去看一下。
谢谢~
? ??
? ? ☆、陈家和随侍?
?
  荒芜岛是一座独立漂浮于茫茫海洋的岛屿,正因为与世隔绝,这个岛上除了人类,妖魔们也自由自在地生存着。在这里数万年间,弱小的人类为了生存,付出了很多惨痛代价才压制住妖魔,达到了某种微妙的平衡。但妖魔毕竟是妖魔,对人类始终有所觊觎,因此肩负起封印妖魔维持平衡重任的,便是陈家。
  陈家位于荒芜岛的中心位置,被陈家特有的守护结界所围住。陈家的人天赋异禀,有人说是天神所赐,也有人说是与妖魔联姻所致,具体真相如何也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陈家人世世代代守护着荒芜岛,保护着弱小的人类寻得一片生存天地,使妖魔与人类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经过万千年的不停征战,到现在,陈家也已日渐凋零。
  陈家的三大随侍,是当年陈家先祖挑选出来的异能家族,一直追随着陈家将荒芜岛引导至平衡。平和时期,各家族都各自生活在荒芜岛各处,但一旦陈家下达指令,随侍们便义无反顾地回到陈家,协助陈家对抗妖魔。
  “本来长老们告诉我要跟随什么陈家少主就已经让我超级不爽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个家伙!”汪阳咚地一声跳上床,用最不满的气势躺下。
  “嘛~从目前看来,真是一位难伺候的少主呀~”唐雨捧着水杯站在窗前,笑嘻嘻地看着同屋的汪阳和吴战。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