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诡楼异闻录+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白桃苏打(下)

发布时间:2019-09-11 18:09 类别:玄幻灵异

灵异神怪现代架空恐怖
第35章 chapter 035
  “楚宁你怎么了?脸色突然那么难看?”发觉了楚宁的异样,韩旖关切地问。
  “我……好像有点不舒服。”直到被韩旖呼唤,楚宁才从噩梦一般的回忆中缓过神来,殊不知自己已经面色惨白,他对着韩旖笑了下,但笑容非常勉强。
  “不舒服?那我送你回家吧!”韩旖虚扶着他,“或者我找个开车来的同学送你回去?”
  “没关系,我让家里人来接我吧,别麻烦了。难得聚会一次,你们好好玩。”楚宁摆了摆手抬脚往外走。韩旖虽然不放心,但她是聚会的组织者,一时走不开,只好任由楚宁一个人离开。
  “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韩旖一路将楚宁送到门口,末了还嘱咐一句。
  “好,你放心吧。”
  离开会场后,楚宁拨通了庄遥的电话,他现在急切地想见到庄遥,需要一个怀抱来安抚他的不安。
  “遥哥,你现在能来接我吗?”
  “这么早就结束了?”庄遥在电话那头惊讶地问。
  “身体不太舒服,想回去了……”
  “好,你找个地方等我。”庄遥来得很快,尽管如此,楚宁仍觉得等待的时间十分漫长,叫人望眼欲穿。
  “遥哥……”看着急匆匆从车上下来的男人,楚宁心下稍安。他疾步走向庄遥,庄遥轻车熟路地接住扑进怀里的爱人:“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难受,我想回家。”
  “没事了,我来了。”庄遥伸手试了楚宁额头的温度,体温正常,他松了一口气,拥着楚宁往车里走,“发生了什么事?愿不愿意跟我说说……”
  当时楚宁没有开口,直到这天夜里,他躺在庄遥怀里,才酝酿好了情绪,问起了疑惑的事情:“那年去山村度假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不知道的事?你指的是什么?”庄遥的声音有一丝诧异,放在这个情境下合情合理,揪不出半分差错。
  楚宁从他怀里钻出来,双手撑在庄遥两侧,将他牢牢钉在身下,眼睛定定地看着他:“遥哥,那天傍晚之后,度假村就没有回程的车了,你是怎么离开的?”
  楚宁一脸严肃,被质问的人却一脸好笑:“你问这个做什么?今天聚会上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吗?”
  “你回答我!”
  “你忘了家里有司机吗?我让司机来接我回去的。”听到庄遥的解释,楚宁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软倒在庄遥怀里。
  庄遥也睡不下去了,抱着怀中人坐起身子:“是不是谁说了什么?愿意告诉我吗?”
  “遥哥,咱们那届学生会的……都死了!”楚宁无措地扣住了庄遥的手,“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吗?告诉我吧!到底出了什么事,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庄遥顺着楚宁的脊背轻轻抚摸,不带丝毫□□,满满都是安抚的意味:“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不,遥哥!我是认真的!今天聚会的时候,韩旖告诉我,郑聿、陈昊兼都死了,萧洋疯了,许恒玮和乔俊失踪了……他们都出事了!每次我提起度假村,你的脸色都很不自然,那时候我们七人是住一间屋子里的,他们出事了,我们能幸免吗?”楚宁紧紧攥着庄遥的手,无意识地用力,“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还没过够……”
  “别瞎想,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庄遥安抚道,“宝宝是不是鬼故事看多了,别自己吓自己,失踪什么的也没个定论,也许只是不想跟大家联系了。”
  楚宁深深看了他一眼,心想,真的只是这样的话……
  为什么每次我提起度假村你的脸色都会不自然?
  为什么度假结束之后他们会变得那么怕你?
  为什么郑聿会对我说那些奇怪的话?
  为什么……
  楚宁心里有一堆疑惑,可是当着庄遥的面,他一句话都问不出口。最终,他抿起下唇,搂住男人的颈部:“也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我只是……算了,睡吧。”
  两人重新躺回床上,庄遥轻轻摩挲着他的后脑,温和的气息喷在他的额头上。将睡欲睡之时,他似乎听见爱人的低语:“我不会离开你,我为你而生……”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但世事往往不能尽如人意。一周前,庄遥出差,离开K市整整一周,而就在这一周里,楚宁遇见了一件足以颠覆他整个人生的事情。
  ******
  “那天,遥哥走得很晚,他订的是晚上的航班,所以一直陪着我,直到下午六点才出门。吃完晚饭之后,我看了一会儿电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隐约听见有人在喊我,我以为是遥哥,就没有在意。”
  “又眯了一会儿,我突然意识到遥哥已经出差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但确确实实有一个人,站在床边叫我的名字。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楚宁幽幽地说,“如果那个晚上,我选择睡过去不要睁眼,该有多好……”
  ******
  “阿宁……阿宁!醒一醒!”
  朦胧中,耳畔传来了呼唤声,轻柔地喊着他的名字。
  “阿宁……”
  “遥哥,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楚宁哼哼唧唧翻了个身,脑袋埋进枕头里,又要睡过去。起床对于低血糖的他而言是件痛苦的事,每次庄遥都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将他从床上挖起来。
  “你看清楚我是谁。”呼唤他的人似乎有些生气,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