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诡楼异闻录+番外 亚博88体育「2019最新平台」:白桃苏打(上)

发布时间:2019-09-11 18:10 类别:玄幻灵异

灵异神怪现代架空恐怖
?
  文案:学校西南角有座旧楼,关于那栋楼的诡异传闻,十个指头都数不完。
  学校外头开了家面馆,真正的营业时间在午夜十二点后。
  ……
  林迟被恶鬼收养之后,胆子一天比一天肥,竟然看上了面馆里那个来历不明漂亮的老板。
  然后,还得手了。
  ps:①很久很久之前写的文,现在版权到期了,就搬过来给大家随便看看。
  ②没有文笔,脑洞也很烂,但不接受写文指导,谢谢。
?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迟 ┃ 配角:楼祈 ┃ 其它:
?
?
第1章 chapter 001
  钢筋水泥的森林,孕育了许多都市怪谈。它们存在于街头巷尾,为人们津津乐道。
  在K市的西南边有一栋楼,本地的老人们即使不经意间提起,态度都是严肃而畏惧的。人类面对鬼神之事,本该如此谦恭。
  这栋楼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六十多年前。那时正值建国初期,全国上下大力谋发展,搞建设。K市积极响应号召,新建了许多工厂,其中,红星纺织厂应该算是非常出名的。厂里几乎全是女工,二八年少,风华正茂。
  在那个年代里,红星厂的服饰质量和款式都是出了名的好,“红星”这个牌子也如同当下的各种名牌,受到当时K市人追捧。
  然而,一场谁都没有预料到的灾难却在这里上演了。那个晚上,很多女工留在厂里加班,准备完成一批重要的生产指标。或许只是几点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却在这个充斥着棉麻布匹的地方,掀起了燎原大火。
  那一夜,K市的天空被火映红。困在厂里的女人们,也被火光灼伤。除去遇难者,幸存下来的女人几乎都被烧毁了容貌,熊熊烈火轻而易举地毁去了娇嫩的容颜,也改写了她们的人生。
  红颜瞬间枯萎,从此,面目可憎。
  后来,为了安置这些毁了容的女人,工厂特意腾出了一栋楼。那栋楼后来也被称为云楼——云想衣裳花想容,暗喻楼中那些毁了容颜的女人们。
  曾听老一辈人说起过,云楼里是没有镜子的。谁能忍心让那些失去了美貌的年轻女孩再看到自己如今的脸,于是,所有映得出影像的物品都被替换。但即便是这样,靠近云楼的人,仍能听见女人们绝望的哀鸣。
  云楼,无论是对楼里还是楼外的人来说,都是一场绝望而压抑的噩梦。
  这场噩梦的终结,是在二十年后——那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年代,好大喜功的大人物们,用一把火,一场意外,结束了这一切。
  当火光再一次映红天空,这场噩梦的终结,又何尝不是另一场噩梦的开始。
  在被夷为平地的云楼旧址上,很快新建了更高更漂亮的新楼,搬进了住户。
  但谁也不能解释,为什么那群女人消失之后,那些彻夜不停的歌声与哭泣还会再次降临这栋楼。
  住户搬进新云楼的第一个冬天,终于出了事。有人凄惨地死去,脸被埋进了滚烫的火盆中,被拉起来时,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狰狞的脸孔散发出焦灼的臭味。
  那具没有任何挣扎迹象,静静将脸埋在火盆中,被生生烫死的尸体,崩断了新楼住户们心里的最后一根弦,人们争先恐后地搬出云楼。死亡却仍然如影随形,住户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带着被火灼得可怖的面孔,向世人传达着来自云楼的愤怒。
  后来?
  后来,大人物们请来了许多当时被打压的道术大家,举行了各种法事,但也仅仅只是将悲剧延迟了些,死亡依旧在上演。
  直到一位得道高僧路过此地,望着云楼,他叹了口气:“罪过,罪过,万事皆有因果,当年的因如今的果,这楼何尝不是这城市的劫。”
  说完,他吩咐将云楼清空,然后往里面放了很多很多定制的玩偶,有的只有巴掌大,有的足有成人大小,用来承载那些可怜女人的亡魂。一段时间过后,曾经的住户里再也没有死过人,大家松了口气,暗自佩服那位高僧的道行深厚,却不知在某处破败的、无人问津的巷角,老和尚的尸体已经腐烂……
  再后来?
  听说云楼就那么空了几十年。
  听说如果在夜里靠近云楼,还会听见女人们嬉戏的声音……
  听说……
  “听说前几天,有个男孩住进云楼里去了,正巧被老王家的儿媳妇看见了!”
  “还有人敢住那儿啊?!”
  “可不是,这云楼啊,- yin -森得很。我光是挨近点都能起一身鸡皮疙瘩。估摸着是外省人,不知道这事,才敢往里面住。”
  “那下次要是见着了,记得给人提个醒啊。”
  居委会的阿姨们冲着云楼的方向唠嗑,没几句却又扯回了家长里短、柴米油盐。对于她们来说,云楼不过是个有些遥远的传言,那空置了数十年的楼房- yin -气逼人地坐落在这个城市的西南方,却再没发过威。
  ******
  昏黄的街灯照在斑驳的墙壁上,影子在街角被拉长,巷口的少年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快步走进了- yin -暗的巷子。今天下课的时候班长截住了他,勒令他必须参加这个周末的班级活动,因此耽误了些时间。等他离开学校时,天已经暗了下来。他在巷道里穿行,抄着近路往云楼赶,想要尽早回去。
  可这巷子还没走到头,少年就听见了粗重的喘息,伴随着吞咽口水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大概又被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
  他没有回头看,心里估算着现在所处的位置与云楼的距离,一咬牙,冲着巷口一路狂奔。身后如影随形的东西似乎被他吓了一跳,稍稍顿了几秒才朝他追了过来,但是这几秒的时间已经足够他甩开那东西了。
  他从小就容易招惹这些东西,被它们追了十几年,别的不说,这逃跑的本领可是实打实的。巷道与云楼距离并不算远,手脚纤长的少年不一会儿就冲进了云楼。
猜你会喜欢....